首頁 >> 爭鳴 >> 落墨文池
執著的力量
2020年02月22日 15:35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吳洛 字號

內容摘要:黃明奎做好了一桌豐盛的年夜飯。她很清楚女兒朱庭萱不可能回來跟家人團聚,但她還是像所有中國母親一樣,期盼女兒回家過年。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黃明奎做好了一桌豐盛的年夜飯。她很清楚女兒朱庭萱不可能回來跟家人團聚,但她還是像所有中國母親一樣,期盼女兒回家過年。

  只是,她萬萬沒想到,女兒竟然出現在2020年央視春晚的大屏幕上。

  看著大屏幕上鎮定自若的女兒,她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淚水從臉上淌下來,擔憂、驚喜、欣慰摻雜在一起……

  一

  女兒朱庭萱是2020年1月7日奔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第一線的。從女兒告知她的那一刻起,黃明奎的心就一直揪著。擔心與祈盼,日復一日在她心頭碾出兩道車轍。

  知女莫如母。黃明奎像了解自己的掌紋一樣了解女兒,女兒執著,認準了的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當朱庭萱輕描淡寫地打電話告訴她,要前往金銀潭醫院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那一刻起,她就坐不住了,心里實在擔心女兒的安危,思忖再三,她對女兒說:“媽媽不是要攔阻你,哪怕你是第二批去,媽媽都支持你。”

  朱庭萱在電話的那一頭呵呵笑著,她反問黃明奎:“媽媽,您想一想,從小到大,我哪一次要做的事情沒做成呢?”

  朱庭萱出生在湖北隨州的一個幸福家庭。黃明奎坦言,女兒出生后,他們夫妻對她沒有過高奢求,只求她能夠無憂無慮地健康成長,一生快樂幸福,這就足夠了。朱庭萱性格沉穩,做事有分寸,凡她認準了的事就一定會做到底。

  朱庭萱現在是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急性心血管病救治中心的一名護士。由于武漢的新冠肺炎患者增多,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收治壓力倍增,不得不向其他醫院借調醫護人員。今年1月7日上午,朱庭萱接到單位的任務,派她和另幾位醫護人員去支援武漢金銀潭醫院。

  對于這次臨時指派的任務,朱庭萱既感到壓力,也有些激動。這是她第一次經歷這么大的公共衛生事件,救死扶傷是自己的天職,絕不允許自己在這次戰斗中缺席。可是,父母支持她去嗎?

  朱庭萱沒有同往常一樣與父母視頻,而是直接撥通了母親的電話。果然,一向支持她的母親這次破例反對了。母親的話說得直白:“我不反對你去,但我不支持你第一批去。”

  朱庭萱輕柔地對黃明奎說:“媽,第一批,總得有人上吧。”

  黃明奎止不住流淚,女兒的心思她懂,她一貫教育女兒愛家人、愛大家,現在,女兒要出征了,她是媽媽,媽媽就要理解女兒的心。她對女兒說:“閨女,爸爸媽媽和你在一起,有難處和爸爸媽媽說,別忘了跟家里報平安,爸爸媽媽和你一樣,只進不退!”

  二

  1995年出生的朱庭萱,和一群穿著白大褂的可愛的姑娘們一起,走進了金銀潭醫院。

  她們不是不知道危險,也不是沒有恐懼感,可只要穿上工作服,她們就不再去想那些危險與恐懼。朱庭萱坦言:“我不能退縮,更不能當逃兵。護士這份職業告訴我,病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來到武漢市金銀潭醫院,朱庭萱被安排到重癥監護室工作。重癥病人有的生活不能自理,抽血、吸痰、喂飯、護理大小便等等,每一項都需要她們給予幫助,但這些難不倒她們,讓她們為難的是防護。

  為了防止感染,她們工作的時候都是全副武裝,不僅要戴上口罩、手套、鞋套和護目鏡,還得穿上不透氣的防護服,時間長了,身體吃不消。有時她悶得感覺鼻子吸氣都跟不上,要張大嘴使勁呼吸才行。護目鏡上起了霧氣也不能擦拭,只能靠不停走動來保持清晰。在工作時間內她喝不上水,四個小時甚至更長的時間不能上洗手間。一天下來,脫下防護服渾身濕透,手被汗水泡脹了,同伴中有的人臉上甚至壓出了水泡,這些她們都還能接受。但最難接受的是沉重的心理負擔,已經有醫護人員被傳染了,誰敢說自己就不會是下一個?她們擔心,甚至想哭,可是她們不能哭,甚至不能有絲毫的表露。減壓,加油,揮揮手,道一聲珍重,問一聲平安。盡管,那個聲音只有自己才能聽到,但彼此的眼神,大家都懂!

  朱庭萱說:“金銀潭醫院里有不同省市不同醫院前來支援的醫務人員,她們相互不認識,穿上防護服可能就只露出眼睛,彼此不知道叫什么,也不知道長什么樣子,但都會互相幫忙,幫助對方穿好防護服。”每當她幫同事穿好防護服,她都會抓著同事的胳膊說一句:加油!

  三

  朱庭萱不僅每天為自己和同伴們減壓,也不忘盡力安撫病人。她說,身處隔離病房的病人除了身體上的不適,也充滿著對未知病情的恐懼和不安。護士們首先要克服自己對新冠肺炎疫情的心理障礙,細心完成每天的護理工作,更多時候還要充當“大家長”的角色。

  朱庭萱說:“輕癥的病人剛住進來的時候,看我們穿著那種防護服,內心會恐懼,我們隨時都可以感受到他們的不安。待后面各項指標都開始恢復的時候,他們才變得安心。”

  善良的朱庭萱總是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我們不能讓病人感受到恐懼,他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跟家人見不到面,每天面對的又是‘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所以,我們必須要做他們的家里人,讓他們安心。”

  這個時候,朱庭萱和她的同事們已經顧不得自己身處險境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盡最大的努力救治病人,讓他們少幾分痛苦,早日恢復健康。

  “會好的,都會好的。”這句簡單的話每天她都要說上不知多少遍。它既是人們在特殊時期的互相鼓勵,也是所有人共同的心愿。

  有一件事讓朱庭萱印象最深刻。“那天我上班,醫生通知我說某床的病人可以出院了,我去通知病人的時候,這個病人一下子開心得快跳起來。旁邊所有的病人都問我,‘有沒有我呀?我能不能出院呀?’我說你們先不著急,今天先出這幾個。所有病房的人都為那個要出院的人高興,然后相互鼓勁打氣,說你也快啦,我們加油,一起出去。” 回憶起當時的場景,朱庭萱開心地笑了。她看著他們眼里充盈的淚水,心中希望能夠早日控制疫情,讓更多的人安心,也讓這些病人早日康復回家。

  四

  朱庭萱乖巧,每天下班后第一時間就與母親通話,有時是視頻。在父母面前朱庭萱報喜不報憂,從不談及工作中的困難,只談及別人給予自己的感動。每天的母女對話是她們最開心的時候,也是她們相互減壓的方式,她們心里都牽掛著對方,卻又不讓對方發現自己的擔心。

  央視記者探訪武漢金銀潭醫院,朱庭萱也接受了采訪。節目在電視上播出,鏡頭前,朱庭萱鎮定自若的回答和自信的笑臉,讓電視機前的觀眾眼睛一亮。她身處險地臨危不懼,消除了許多人的恐懼,更增添了他們對醫護人員的信任,以及戰勝疫情的決心。

  看著電視上的女兒,黃明奎激動難抑。從電視上,她才更加真切地了解女兒的工作環境和工作狀態。雖說早有心理準備,可知道真相后還是忍不住心疼。

  朱庭萱告訴母親,后續支援的醫護人員已經到達金銀潭醫院,安排她開始休息。出于安全考慮,她還不能回到隨州家中,就在武漢居家隔離兩周。雖然暫時離開崗位,但她依舊時刻準備著再上前線。

  朱庭萱對母親心懷感激:“媽媽無論多擔心,都不會表現給我看。我也要像媽媽那樣,無論在哪里,臉上永遠是笑容。”

  這一天,完成隔離后的朱庭萱,接到了召集的電話,她將再次奔赴抗疫前線。

作者簡介

姓名:吳洛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