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爭鳴
從“敬畏瘟神”到“驅除疫鬼”
2020年02月18日 22:31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畢旭玲 字號

內容摘要:大型傳染病在中國歷史上并不少見,防控疫病也是傳統民俗的一個重要主題。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大型傳染病在中國歷史上并不少見,防控疫病也是傳統民俗的一個重要主題。當下,在全民戰“疫”的背景下,回顧抗疫民俗的發展史,有助于我們鑒古知今、學史明智。

  神農嘗百草背后的艱險

  遠古時期,食用生肉、飲用生水的飲食方式使人常常遭受疾病的傷害。一些惡性傳染性疾病被稱為“時疫”或“瘟疫”。束手無策的中華先民往往只能向神靈祈求幫助,于是逐漸形成了瘟疫神話。

  有代表性的瘟疫神話是西王母神話和顓頊三子神話。

  通常認為,西王母是道教中最高女神王母娘娘的原型。大多數人對王母娘娘信仰中的長壽內涵并不陌生,她的蟠桃園里就種有讓人“壽與天齊”的仙桃。可在早期,王母卻是一位有著豹子尾巴和老虎牙齒、頂著一頭蓬亂之發的半人半獸神。

  西王母神話最早見于《山海經》,《西山經》說她是“司天之厲及五殘”之神,即掌管瘟疫和五刑殘殺的神靈。“天之厲”一詞反映了瘟疫爆發是上天降災的意識。

  在后來的傳說演變中,上古顓頊帝那三個一出生即夭折的兒子,成為對民眾不利的鬼神。漢代蔡邕在《獨斷》中稱,其中一個平時在江水間出沒的,就是常常降下瘟疫為禍人間的瘟鬼。

  西王母與顓頊之子雖然都掌管瘟疫,但文獻中對他們的稱呼有神與鬼的差別。造成這一差別的原因,一方面是兩則神話產生的先后有異,另一方面說明人們對瘟疫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從敬畏掌管瘟疫之神到斥責降下瘟疫之鬼。這一變化與中華傳統醫療技術的發展有關。

  “神農嘗百草”是中華醫藥的發生神話。《淮南子》記載,神農不僅教民播種五谷,并且親自辨嘗百草。據說,當時瘟疫廣布,染病之民往往十不存一。在遍嘗百草之后,神農終于找到治療瘟疫的草藥,拯救了黎民。

  尋求治療瘟疫草藥的過程,無疑是相當艱辛的。神農曾一天之中遭到70種毒草的毒害,好多次都差點死去。相傳,神農的身體是透明的,為的就是方便觀察植物在肚腹中的反應,由此來幫助判斷藥性。

  嘗百草的神話反映了中華先民探尋對抗瘟疫手段的艱險過程;他幾十次面臨喪命的危險代表了在探尋過程中不可避免的犧牲。戰勝瘟疫的過程從來都是艱辛的,但最終一定會取得勝利。

  溫元帥封神背后的進步

  相對來說,瘟神崇拜在古代長江以南地區的分布更為集中。

  南方地區的瘟神崇拜以五大瘟神為代表,但不同地方的具體叫法不盡相同,比如有“五帝”“五圣”“五福大帝”“五瘟王爺”等。

  五大瘟神不僅在民間廣受崇拜,甚至還進入官方崇拜體系,這從一個側面說明瘟疫曾給古代中國帶來深重的災難。《三教源流搜神大全》記載,隋文帝開皇十一年,五大瘟神在帝都上空現身,導致了當年的全國大瘟疫,染病致死者甚眾。為了祈求瘟神護佑,隋文帝不得不為他們建立神祠。

  隋唐以后,隨著生產力水平的不斷提高,中華傳統醫療水平得到提升,對疫病的防治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在此背景下,出現了不少驅瘟、戰瘟神話,涌現出不少抗瘟英雄。頗具代表性的有溫元帥神話。

  溫元帥是浙江溫州人,因對抗瘟鬼而犧牲,死后被封神。相傳,溫元帥身前是一位秀才。一次,他在溫州城外的寺廟中徹夜苦讀,無意間聽到兩個疫鬼商量在井中放毒。天亮之后,為了防止民眾誤飲井水,他縱身躍入井中,以自己呈現出藍色的尸身阻止了一場瘟疫的流行。

  溫元帥阻止民眾飲用污染井水的情節,其實是先民對潔凈水源在防控瘟疫蔓延過程中重要性的認知。古今中外,不少霍亂之災就是由受污染的飲用水而引發的。由此可見,中華先民對防控瘟疫已有了更深的認識。

  節慶習俗背后的智慧

  在與大型傳染病斗爭的長期過程中,中華先民積累了不少經驗與智慧,集中體現在各類抗疫民俗儀式與行為中。

  《詩經》中有《庭燎》一首,描述了周代王宮夜晚燃燒竹竿的習俗。《荊楚歲時記》解釋,正月初一在庭院里燃燒竹子是為了驅趕“山臊惡鬼”。

  山臊是一種生活于山間的鬼,往往喜歡在春節前后襲擾民間,造成嚴重的疫病。相傳,它害怕用火烘烤竹子發出的噼啪聲。因此,秦漢先民往往在這一時節于庭院中燃燒竹竿,試圖嚇跑靠近的山臊。燒烤竹竿、驅除山臊的儀式反映了先民在高溫殺滅病毒方面的認知。

  在中華先民掌握的控制瘟疫方法中,避疫與藥物治療法是最有效果的。南朝《續齊諧記》記載了這樣一則故事:漢人桓景曾拜方士費長房為師。一次,費長房告訴桓景,其家人將在九月初九遭到疫災,必須在手臂上綁茱萸香囊、飲菊花酒,并登高避禍。按照費長房的建議,桓景一家躲過了疫病,那些留在家中的禽畜則無一幸免。

  這則故事提示了兩種戰疫民俗:避疫與藥物治療法。登高可以遠離疫病,與當下的隔離避疫相似。茱萸是一種至今被用作中藥的植物,可以治療多種疾病;菊花酒由菊花、生地黃、當歸、枸杞等釀制而成,有強健體魄的功效。

  此外,一些端午節習俗實際上也是防控疫病的行為。端午節的起源與防控夏季傳染病有關,古人為此采取了不少措施,如懸掛菖蒲和艾草。

  民間通常會將艾草、菖蒲綁成一束,或插或懸于門上。艾草是招福的象征,又是一種藥用植物,具有殺滅細菌和病毒的作用。

  蘭湯洗浴也是端午祛穢的重要方法。這里的“蘭”并非現在的蘭花,而是具有藥用價值的菊科佩蘭。佩蘭具有解暑去濕的功效,煎水沐浴能治療一些皮膚病。

  古人還喜歡在端午節期間飲用雄黃酒、朱砂酒等藥酒,并以酒拌水灑噴庭院及內室,目的都是為了防毒避害。

  在醫學不發達的古代社會,中華先民始終沒有喪失與疫病斗爭的信心,生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更沒有理由喪失戰“疫”的信心!

 

  (作者為上海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民俗研究室主任)

作者簡介

姓名:畢旭玲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