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學 >> 原創文章
媒介的智能化:AI藝術的“技術性基礎”
2020年04月07日 11:4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馬睿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出版詩集、開設畫展、作曲演唱……人工智能在藝術領域的屢屢斬獲,在引起世人對技術進展的驚嘆之余,更向藝術的幽潭投下了一塊巨石。藝術的本源、人類的審美創造力、形式與感性的關聯、藝術品之為藝術品的本質屬性、藝術的媒介特質等基本理論問題所關涉的知識等,都面臨有效性危機,既有藝術理論體系在技術的強勢介入下似乎大廈將傾。當下的AI藝術正在創造新的藝術事實,從積極方面來說,是我們重新認識藝術的又一契機。當然,這些藝術事實并不是同質化的,也不是與既有人類藝術全然割裂的。因此,立足事實,在AI藝術這一共名之下充分考慮其多樣性、開放性,以及對技術基礎與藝術傳統的雙重依賴,應是我們討論相關理論問題的邏輯起點。

  學習人類藝術 更新藝術體驗

  目前已有作品產出的AI藝術,可分為兩大類,一是人工智能取代人類藝術家,在傳統藝術門類的范圍內創作出幾可亂真的藝術作品,比如微軟小冰的詩歌、繪畫、音樂等;二是藝術家或策劃團隊借助現有人工智能技術,創作出以交互性、全感知介入、時空一體為主要感性形態的新型裝置藝術、現場藝術。

  第一類AI藝術實踐,實質上是一種科技行為,而藝術只是在圍棋、電競之外的又一種用以檢測科技進展的工具。機器產出作品與人類作品的相似度,以及與人類藝術標準的吻合度,都是衡量技術成熟度的指標。這類并非為藝術目的而產出的作品,只是科學研究的副產品,不斷精進的人工智能技術本身,才是科學研究的目標產品。當然,科技副產品這個身份并不妨礙AI作品進入藝術品的序列,因為人類從藝術角度對它的接受,終究還是以文本的特征與品質為基準,而不是以創作目的為依據。而且,在這類AI藝術作品中,人類藝術傳統依然發揮強大的影響力,它以數據的方式在場,為AI的創作提供范本和標準,因此越是技術先進的AI,產出的作品越是符合既有人類藝術的美學尺度。也正因為如此,它仍然只是人類藝術的學習者。

  如果以整個藝術史為參照,我們就會發現這一類AI藝術目前并未產生突破范式、重構美學標準的作品。像后期印象派、立體主義等現代繪畫那樣發起對古典主義的革命,或者像現代主義音樂那樣放棄調性與和聲的規范表達對聲響與音樂的重新理解,這類革新藝術觀念的開山立派之作,在現階段人工智能所遵循的技術邏輯下是不可能產生的。人類藝術的發展不僅是技法的成熟與完善,更是對傳統規范、權威觀念的突破與顛覆,這源于人類擺脫陳規、探索未知、自我樹立的內在精神需求,目前的人工智能顯然還不具備這種需求。

  第二類AI創作是以人工智能為技術基礎的藝術行為,在作品的設計和完成過程中,人類的創意和理念居于主導位置,人工智能為之提供技術條件,如同攝影機、放映機之于電影。值得重視的是,這類作品對既有藝術范式、藝術類型有一定突破,并創造了一種新的藝術體驗。它們能依據觀眾的行為做出反應或改變,甚至為觀眾的選擇而重新生成,這是真正意義上的交互式藝術體驗:一方面,觀眾的行為是作品的一部分,影響作品的形態;另一方面,無論是觀眾還是擔當策劃者的藝術家,都不能完全預設或控制作品的生成,作品本身就是與藝術家、觀眾互動的另一具有自主性的存在。正是人工智能技術的運用,使藝術媒介具有了智能屬性。

  媒介的每一次更新,總是引發藝術史上大大小小的變革,就目前所見,AI藝術也不例外。人類敏銳地意識到前所未有的智能化媒介已經出現,并依據其特性嘗試創造新的藝術樣態、藝術類型,從而把作為技術而產生的智能化媒介再創造為藝術媒介。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一類AI藝術依然是人類藝術,人類不僅創作藝術作品,還創造藝術媒介。

  革新藝術觀念 催生藝術門類

  破除既有技法、范式、類別、觀念的限制,是人類藝術一直以來的追求,并構成藝術傳統中引人入勝、極具分量的篇章;而使用新的媒介進行藝術表達,也是常見的突圍方式。新的媒介可以是原本并未用于藝術創作的天然材質或人工制品,比如偶然音樂、具體音樂對自然聲響的使用,波普藝術對商品包裝的拼貼;新的媒介也可以是因新興技術而產生的技術物,比如攝影、錄音技術產生的音畫一體的動態影像,VR藝術所借助的虛擬影像。前者是對藝術觀念的激進革新,后者則催生新的藝術門類。然而,技術物并不能獨立于技術和技術設備而存在,那么在討論這一類藝術媒介時就必須考慮媒介特性與技術條件之間的關系:是技術條件決定了媒介的特性,因而也使立足這些特性而發展出來的藝術表達成為可能。

  有些藝術家甚至直接使用“技術性基礎”(technical support)這一概念來取代媒介概念,克里斯蒂安·馬克雷就把同步聲音稱為電影的“技術性基礎”。羅莎琳·克勞斯則借用馬克雷的概念進一步說明新技術給媒介帶來的分層機制,比如,作為電影媒介的影像,本身就攜帶著膠片、熒幕、音響、攝影機、放映機的物質特性和技術特性。同時,克勞斯也通過這種分層機制,區分了新技術媒介與傳統媒介,前者作為媒介是一個復合體,很難歸結為某一種單一的物質特性。

  人工智能不僅使新技術媒介的分層化、復合性特征進一步凸顯,更使智能化首次成為媒介特性,而人工智能技術在藝術中的運用,正在開啟藝術媒介智能化的劃時代革新。即使是從藝術角度分析智能化媒介的特性,也需要納入對“技術性基礎”的考量。支撐計算的硬件基礎、算法,機器學習通過海量數據而獲得的藝術創作能力,由人工智能制作或控制的圖像、聲音、光線或實物,由人機交互技術實現的對觀眾行為的反饋,是“技術性基礎”的不同層級。AI藝術的特征或是可能性,及其給人類帶來的新的審美體驗,正是建立在這樣的技術性基礎之上。

  其一,技術使人類創作全感知藝術成為可能。在自然狀態下,人類的五官感知是綜合作用的,但在藝術感知中,傳統藝術受限于媒介,突出單一感知,因而有視覺藝術、聽覺藝術、語言藝術的分野。AI藝術憑借智能化媒介,可以實現對全感知環境的創造,對AI藝術的觀眾而言,審美是一種全面調動五官感覺的沉浸體驗,由此,被傳統藝術媒介分割的感性得以復歸。

  其二,AI藝術可以創作沒有固定形態的作品,而呈現為在交互性動態過程中不斷生成又不斷消散的無數瞬間。觀眾被納入作品之中,參與瞬間的創造,也即是說,觀眾本身被藝術家構造為生成藝術瞬間的要素。

  其三,AI藝術的交互式體驗在人與智能化媒介之間實現,這不是主客體之間的關系,而類似于主體間關系。藝術體驗中的主體間交互,不再只是藝術家與欣賞者之間的人與人的交互,也包括人與物、人與圖像、人與聲響、人與氣味的交互,這為人類創造了新的審美經驗:人與萬物感應、相通成為真實體驗而不只是存在于想象之中。

  其四,AI藝術所創造的作品通常是一個環境,其中虛擬與現實的邊界彼此敞開,藝術世界與真實世界相互嵌入。

  總之,如果立足新技術造就的媒介特性來探討AI藝術,它的發展就不可能停留于吟詩作畫的階段。AI藝術更為激動人心的未來,是技術吸引人類對全感知、交互性、萬物互聯的環境性藝術形態的創造。因而AI藝術不是對傳統藝術門類的取代而是一種新型藝術類別的誕生,也不是對人類藝術傳統和藝術能力的否定,而是依靠技術與藝術的共塑而拓展人類的藝術感性和創造力。

  (作者單位: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馬睿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 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