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農村
中國扶貧現狀與演進以及2020年后的扶貧愿景和戰略重點
2020年02月20日 12:02 來源:《中國農村經濟》2019年第1期 作者:陳志鋼 畢潔穎等 字號
關鍵詞:城鄉融合/多維貧困/農民工/社會保障體系/貧困治理/

內容摘要:本文旨在準確認識和判斷中國城鄉貧困的現狀與特點,回顧和梳理扶貧政策與扶貧體系的演變和挑戰,分析中國扶貧工作面臨的新形勢與新問題,據此提出2020年后中國城鄉融合的扶貧愿景和戰略重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城鎮化進程推進、收入差距擴大和人口結構變化將繼續影響扶貧工作。

關鍵詞:城鄉融合/多維貧困/農民工/社會保障體系/貧困治理/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本文旨在準確認識和判斷中國城鄉貧困的現狀與特點,回顧和梳理扶貧政策與扶貧體系的演變和挑戰,分析中國扶貧工作面臨的新形勢與新問題,據此提出2020年后中國城鄉融合的扶貧愿景和戰略重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結構轉型、城鎮化進程推進、收入差距擴大和人口結構變化將繼續影響扶貧工作。中國城鄉貧困人口持續減少,但多維貧困和消費貧困的發生率高于按照目前官方標準估計的收入貧困發生率,教育、健康分別是農村、城市多維貧困中受剝奪最嚴重的方面,農民工成為城市貧困人口新的主要構成,婦女、兒童和老人等特殊群體的貧困狀況是城鄉減貧工作需要共同關注的問題。中國仍沒有建立全國統一的貧困治理體系,扶貧政策和投入的城鄉差異明顯。隨著城鎮化和老齡化進程的推進,農民工群體、城鎮低保人群、未來由于貧困線調整所形成的新貧困人口的貧困問題,將隨著經濟社會的轉型發展尤其在2020年以后會日益突出。基于此,本文提出2020年后中國扶貧新愿景,即到2035年建立城鄉融合的貧困治理體系,以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為減貧戰略方向。2020年后的減貧戰略需聚焦五個重點問題:未來經濟社會發展條件的研判、新貧困標準的制定、城鄉統籌的貧困治理體系的建立、基于權利的社會保障體系的建設、保障扶貧投入的財政金融改革,以期為新的減貧戰略制定提供決策參考。

  關 鍵 詞:城鄉融合/多維貧困/農民工/社會保障體系/貧困治理/

  作者簡介:陳志鋼,浙江大學中國農村發展研究院,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畢潔穎,通訊作者,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信息研究所;吳國寶,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何曉軍,中國國際扶貧中心;王子妹一,國際食物政策研究所。

  基金項目:本文研究受福特基金會“支持中國2020年后扶貧戰略與行動研究”、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精準扶貧戰略的動態監測和實施成效評估研究”(編號:16ZDA021)和中國農業科學院“科研英才培育工程”的資助。

 

  一、引言

  改革開放40年來的經濟高速增長使中國在消除極端貧困方面成效顯著,并對全球減貧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世界銀行數據顯示,1981~2015年,中國累計減少貧困人口7.28億,這一數字比拉美或歐盟國家的總人口還要多,而同期世界其他地區的脫貧人口僅有1.52億①。2012~2017年,中國現行貧困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由9899萬人減少至3046萬人②。同時,貧困人口的營養狀況、受教育程度、預期壽命以及其他福利指標也得到了全面改善(參見史耀疆等,2013;程名望等,2014)。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做出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確保到2020年實現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但是,中國減貧面臨的形勢依然嚴峻,剩余貧困人口的規模依然較大,且貧困程度深,減貧成本高,穩定脫貧難度大。2020年后,中國將步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發展階段,屆時,絕對貧困將基本消除,相對貧困和多維貧困問題會逐漸凸顯,主要表現為收入、社會公共服務獲得上仍不平等以及養老、醫療、教育等社會保障水平還較低(王小林、Alkire,2009;Chen et al.,2018;左停,2017;李小云、許漢澤,2018)。同時,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正面臨一系列新變化,尤其是老齡化的加速與城鎮化的逐步推進,這將使貧困問題呈現新特征。這就要求準確判斷中國面臨的經濟社會轉型形勢,分析城鄉貧困的現狀和特點,針對貧困問題的新特征,提出新的扶貧愿景并明確減貧戰略重點。

  二、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減貧形勢

  經濟實現長期中高速增長是中國減貧事業取得巨大成就的基礎,但是,伴隨經濟增長所出現的經濟結構轉型、城鎮化推進、收入分配狀況和人口結構變化,又會對未來的減貧工作帶來影響。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有了長期的穩步快速發展,經濟結構逐步轉型,但經濟增速自2011年以來持續下滑。按照世界銀行提出的分類標準,中國已進入中等偏上收入國家行列。隨著經濟的快速增長,中國經濟結構已經從以農業為基礎轉變為以制造業和服務業為主導。1980~2017年,中國農業增加值占GDP的比例從30.2%下降到7.9%,而第三產業增加值所占比例從21.6%上升到51.6%。相對于農業增加值所占比例的變化,農業勞動力所占比例的降速較緩,由1978年的70.5%下降至2017年的27.0%③。農業部門勞動力生產率的平均增長速度落后于非農業部門,通過農業發展帶動農民脫貧的難度加大。同時,2011~2017年,GDP增速從9.2%下降至6.9%,人均GDP增速也下降到6.3%④。

  在經濟高速發展的推動下,中國城鎮化有較快發展。2006年起,中國城鎮化發展速度已經超過經濟增長速度。1980年,約80%的人口居住在農村地區;而到2017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已達58.5%⑤,這一指標距發達國家80%的平均水平雖然還有差距,但也預示著巨大的城鎮化潛力。《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提出,到2020年,中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要達到60%⑥。據預測,中國城鎮化率在2030年將達到70%(World Bank et al.,2013),到2050年為76%左右(UN,2014)。伴隨城鎮化的快速推進,農村勞動力大量轉移至城市。2008年至今,中國農民工總數增長了6000萬,2017年年底為2.9億人,約占全國總人口的21%⑦。農民工的收入和消費水平比城市居民低,且無法與城市居民平等享受各項社會福利與公共服務,其生存與發展問題值得高度關注(錢文榮、張忠明,2006;蔡昉,2010)。

  在經濟增長的同時,經濟體制改革使中國的收入差距逐步擴大。中國的基尼系數在2008年創下最高值(為0.491),此后持續下滑,自2016年開始連續上漲,2017年的基尼系數為0.467⑧。中國的收入差距擴大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首先,城鄉收入差距依然顯著。2017年城鄉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71,若加上城鄉居民享受的各項福利差距,城鄉居民的實際收入差距更大(李實等,2005)。其次,農村內部收入差距呈擴大趨勢。2016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首次公布了全國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組人均可支配收入狀況,結果顯示,高收入組與低收入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值為10.7∶1,這一比例在2017年擴大到10.9∶1⑨。加上面向農村人口和城鎮流動人口的公共服務供給嚴重不足,公共服務對收入差距的調節作用不力,這在一定程度上進一步拉大了收入差距(陶然、徐志剛,2005)。

  同時,中國的人口結構已發生明顯變化,呈高齡少子特征(蔡昉,2005;茆長寶、穆光宗,2018)。受人口預期壽命延長和計劃生育政策使出生率降低的影響,中國人口的老齡化程度正在加深。2016年,中國10.8%的人口(1.5億人)年齡在65歲及以上,老年撫養比為15.0%;2017年,65歲及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上升至11.4%⑩。與此同時,勞動年齡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持續降低。老齡化的加劇易誘發一系列經濟和社會問題,當其與城鎮化發展趨勢合流時,城市人口負擔與社會保障壓力或將持續攀升,為減貧工作帶來新挑戰。

作者簡介

姓名:陳志鋼 畢潔穎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