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中國少數民族文學
全面回顧與多向度的開放式寫作 ——2019少數民族文學閱讀印象
2020年02月21日 15:48 來源:文藝報 作者:邱 婧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9年的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異彩紛呈。盡管從字面意義上來看,本文是年度閱讀印象與綜述,理應直入主題,對2019年的少數民族文學進行盤點和評價,但在這特別的一年,縱觀共和國少數民族文學的發展,更需要對70年來的少數民族作家文學發生與流變以及其產生的成就展開回顧。因此,本文試圖圍繞“70年回顧”、“出版傳播”與“創作綜述”三個不同的視角展開,對中國當代多民族文學進行立體的審視,對2019年少數民族作家文學場域內涌現出的多元化的創作、出版與傳播做出觀察。

  回顧少數民族文學70年:制度建構、作家培養與文學生產

  2019年10月,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會議在北京召開。在這次會議中,56個民族的作家共聚一堂,參與到探討少數民族作家文學如何發展的盛會之中。那么,在過去的70年里,極富組織性的少數民族文學制度是如何建構、發生、發展的,顯然是十分值得回顧的一個議題。

  1949年后,“少數民族文學”作為一個概念,正式成為共和國亟待發展的文學類型與命題之一。同年,《文藝報》和《人民文學》創刊。其中,茅盾在《人民文學》1949年創刊號的“發刊詞”中正式提及少數民族文學的建構:“開展國內各少數民族的文學運動,使新民主主義的內容與各少數民族的文學形式相結合,各民族相互交換經驗,以促進新中國的多方面發展。”其后,茅盾在發刊詞里的這一關于發展民族文學的號召被寫入新成立的中國作家協會章程之中。

  1956年,老舍又具體提出了“開展各兄弟民族文學工作”的八條措施,中國作家協會還成立了專門的民族文學委員會,并且選派了“兄弟民族青年作家”到文學講習所參觀學習。1949到1960年間,“兄弟民族文學”、“少數民族文學”這兩個概念交叉并存。1960年,老舍在中國作協第三次理事(擴大)會議上作了《關于少數民族文學工作的報告》,將民族文學這一類別正式命名為“少數民族文學”。

  除了制度建構外,少數民族文學的創作、發表活動也幾乎同時展開,當時的官方期刊(尤其是《人民文學》)承擔了重要的發表任務。袁向東曾統計,1949年到1966年間的《人民文學》共出版了198期,發表了共計670篇反映各個少數民族生活題材的文章。盡管其中不乏漢族作家或文藝工作隊深入民族地區并從事“代言式”創作,但是從較為密集頻繁的發表數據中,也可以看出同時期政府對少數民族作家有著較大的培養力度。

  20世紀80年代,隨著中國社會文化的轉型,政府在少數民族文學方面也有新的舉措。繼1979年第四次全國文學工作者代表大會召開并成立了中國作家協會民族委員會之后,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學會也宣布成立,由此,這一時期的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又迎來了新的契機。1980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所成立;1981年,《民族文學》創刊,中國作家協會文學講習所開設了少數民族作家班。1983年,《民族文學研究》創刊。1984年,《中共中央宣傳部關于加強少數民族文學研究和搜集工作的通知》出臺,自此,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和研究均得到了十分穩健的政策支持和激勵。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文藝報》也創立了“少數民族文藝專刊”,既刊發文學作品,也登載關于少數民族文學藝術的理論評論文章和新聞報道。

  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的設立也極大地推動了少數民族文學作品的產生。自1981年至今,“駿馬獎”已經頒發了11屆,由于其設立的目的是鼓勵少數民族作家積極創作,也由此產生了異彩紛呈的少數民族文學作品。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還舉辦了“朵日納文學獎”、哈薩克族“阿克塞文學獎”及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獎土家族優秀作品獎、多民族優秀作品獎、朝鮮族優秀作品獎(檀君文學獎)等文學獎項。

  另一個重要的鼓勵措施是中國作協自2013年起組織實施的“中國少數民族文學發展工程”,資助了數百項文學選題得以出版,尤其重視對少數民族作家新人的培養。據2019年統計,在中國作協12211名會員中,有少數民族會員1464名,約占會員總數的12%。

  魯迅文學院的“少數民族作家班”也是培養少數民族作家以及鼓勵作家創作的重要途徑之一。2009年,魯迅文學院開辦了第十二期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與往期作家研討班不同的是,這一期將55個少數民族的作家代表納入研討班。除此之外,各種形式的“作家培訓班”,針對不同民族語開辦的“作家翻譯班”、《民族文學》“創閱中心作者改稿班”等等的集中研討活動也在持續不斷展開,這些活動有助于少數民族作家的交流和經驗互動。

  回顧70年,少數民族文學創作取得了重要的成就。而僅就閱讀經驗而言,我將這些年來的少數民族文學發展大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以解放話語、社會主義新人等議題為主要創作內容,以主流漢語文學中的“十七年”文學時期為主要的創作時段,在作品中體現民族地區的社會變遷。可以說,這一階段是少數民族文學百花齊放的首個時期。在此時的多民族文學版圖中,既活躍著在共和國建立前就開始從事文學活動的老一代作家,也涌現了大量的少數民族身份的新人作家。如蒙古族作家巴·布林貝赫、納·賽音朝克圖、瑪拉沁夫;滿族作家老舍、端木蕻良;朝鮮族作家李旭、金哲;回族作家木斧、沙蕾;藏族作家饒階巴桑、丹真貢布、伊丹才讓;維吾爾族作家賽福鼎·艾則孜、尼米希依提、鐵依甫江;哈薩克族作家赫斯力汗、庫爾班·阿里;壯族作家陸地、韋其麟;彝族作家李喬、蘇曉星、普飛、李納、吳琪拉達;白族詩人曉雪、那家倫;納西族作家趙銀棠、木麗春等。

  第二個階段大致是1980年到20世紀末期,和主流文學的變遷一樣,這一時期文學話語相對上一時期來說更加自由、開放、多元,因此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的總體轉型也隨之展開,大量的創作案例證明,作家們吸收了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技法,并加之以地方性知識,述說本民族的文化傳統,通過地理景觀、日常生活、民俗符號等意象來表述對于本民族的熱愛。個人經驗和宏大敘事合一,是這一時期的典型創作特征。當時,不僅一些共和國早期活躍的作家們繼續從事創作,還有新一批的作家和詩人不斷開始活躍在同時期的文學舞臺上,比如寫出《自畫像》、彰顯彝族古老文化傳統的彝族詩人吉狄馬加,引導彝族青年一代詩歌創作浪潮的西南民院派彝族詩人阿庫烏霧、阿蘇越爾,以及異常活躍的西南彝族現代詩歌群;以《塵埃落定》獲得茅盾文學獎的藏族作家阿來,融合了現代主義詩歌與藏族宗教傳統的藏族詩人旺秀才丹、才旺瑙乳兄弟,擅長藏族題材抒情詩的剛杰·索木東;從事蒙漢雙語創作的詩人滿全、陳崗龍;書寫生態主題的鄂溫克族作家烏熱爾圖、蒙古族作家郭雪波;譜寫小涼山抒情詩的普米族詩人魯若迪基……

  第三個階段是新世紀至今,多元化和多樣性在少數民族文學創作中體現得更加明顯。這一時期,中國社會轉型、全球化、現代性對于少數民族“原鄉”及日常生活經驗的改變或影響尤其直接地體現在文學作品之中。這樣的寫作轉向,并不僅僅如前一階段那樣體現出朦朧性質的感傷,而是更加走向寫實或反思。另外,更多的創作素材悄然出現,比如少數民族流動人口在東南沿海的生活、精準扶貧視野下的地方經驗、重新回望或反思共和國初期的少數民族地區改革……這一時期活躍的作家不僅有上世紀80年代以來的創作中堅力量,又加入了“80后”和“90后”的青年創作者,由于生活閱歷與閱讀經驗的多樣性,這一階段可謂為多聲部共振時期。創作題材較為多元的少數民族文學作品持續輸出,為中國多民族文學持續共同發展提供了重要的例證。

  聚焦2019:少數民族文學的出版與傳播

  2019年,“金石榴叢書”如期出版,這套叢書全稱為《中國少數民族文學作品年度精選》,包括中短篇小說卷、詩歌卷、散文卷、評論卷等等。這一年度精選集,選自上一年刊發的文學作品,囊括了40個民族作家的文學作品,其主題擬定為“講述中國故事、體現民族變遷”。在中短篇小說卷里,有土家族作家田瑛的《生還》、少一的《假發》、壯族作家凡一平的《上嶺村丁酉年記》、藏族作家王小忠的《事故》等等。在詩歌卷里,有彝族詩人吉狄馬加的《大河 ——獻給黃河》,阿蘇越爾的《我的疑問隨風飄散》,蒙古族詩人阿爾泰的《太陽月亮》,舒潔的《巴丹吉林頌辭》,滿族詩人巴音博羅的《致一座廢棄的鋼鐵工廠》,北野的《我的北國》,藏族詩人扎西才讓的《黎明時分》,普米族詩人魯若迪基的《山水之間》等等。在散文卷中,有藏族作家丹增的《巴拉格宗記》,土家族作家葉梅的《紅月亮》,藏族作家阿來的《一團美玉似的敦煌》,滿族作家關仁山的《那一條古老而美麗的茶道》,壯族作家石一寧的《紫云歸來常看云》。另外,評論卷的編選也集合了多民族文學的豐碩成果,尤其是對于入選的評論者,并不局限于少數民族的族別身份,而是集中了新近產生的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成果。

  另外,2019年度《中國少數民族文學之星》叢書也于年內出版。這套叢書集合了10部入選的小說、散文、詩集和理論評論成果。其中,在小說方面,蒙古族作家娜仁高娃的中短篇小說集《長角羊》中包括13篇小說,描述了人跡罕至的沙窩子地里的人們及相關的文化記憶。在小說里,作家既書寫了青年、老人、獨居者,也穿插了民俗記憶和歷史故事,并試圖描繪出沙窩子地人獨特的精神世界。瑤族作家鐘二毛在《回鄉之旅》中收錄了《死鬼的微笑》《回家種田》《回鄉之旅》等 5 部聚焦底層、鄉村、現實的小說;藏族作家扎西才讓的《桑多鎮故事集》作品均以20世紀90年代的藏地“桑多鎮”為地理空間,塑造了一系列不同職業的人物形象,描繪藏族人的世界觀以及對待生命、生存的思考;土家族作家陳克海的《簡直像春天》包括6篇小說,以細致入微的筆觸繪制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和心路歷程。

  在散文方面,維吾爾族作家阿舍的散文集《像風一樣》極富生命意識,尤其著意性別視角的書寫,塑造了一系列個性化的女性形象,充滿人文關懷;白族作家李達偉的《在體內生長的叢林》集結了系列與劍川舊城有關的建筑、文化、歷史散文,最終扎根于對人類生存狀態的思索;畬族作家朝顏的《陪審員手記》為長篇紀實散文集,她以本人的陪審員經歷為底本,取材于和法律相關的社會事件,探尋社會問題的多樣性。

  在詩集方面,羊子《祖先照亮我的臉》以岷山、岷江、汶川等地標為中心,主要抒寫對羌族文化的熱愛;如果說羊子的作品代表了西南羌族地域文化的話,馬占祥的《西北辭》與其相呼應,也體現了民族民俗與日常生活的關聯。另外,回族作家石彥偉的理論評論集《地方性知識與邊緣經驗》集合了他對回族文學作品的評論和研究。

  近年來,少數民族文學也得到了具有組織性的海外譯介傳播。本年度少數民族文學的對外傳播成果尤其令人矚目。其中較有代表性的就是“少數民族作家海外推廣系列”,這個項目自2017年啟動,在2019年內,由中譯出版社出版了若干部少數民族文學作品,按照簽約規劃,包含了約19種語言的輸出。年內出版的作品以英文譯本為主,有何永飛的《茶馬古道》、次仁羅布的《祭語風中》等等。

  另外,本年度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推出了 “原風景·大地記憶”非虛構長篇散文系列第一輯,全系列呈現了民族志式的散文書寫,其中藏族作家王小忠的《黃河源筆記》、哈尼族作家莫獨的《阿倮歐濱:哈尼人一座靈魂的高地》入選并出版。王小忠為探尋“黃河之源”的現狀,在瑪曲草原進行了大量的實地田野調查,延續了藏族文學“行走敘事”的模式,表達了對草原生態、文明、自然、經濟模式等問題的反思;莫獨以一個地名“阿倮歐濱”為中心,展開了對哈尼人歷史文化傳統的追尋。

  在族別文學出版方面,彝族文學的結集出版有了巨大的突破。2019年,首批20部《當代彝族原創文藝作品集萃》作品集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由彝文出版中心策劃。項目規劃為100部彝族文藝作品。囊括了1949年以來、尤其是新時期以來,四川、云南、貴州、廣西四省區彝族文學文藝的最新成就。尤其是隨著彝族地區的社會變遷,彝族當代原創文藝涌現了較多的作家、畫家、詩人、音樂人、攝影人、導演、劇作家。其中70%的作品源于涼山彝族自治州,包含了多種藝術形式,集中反映了當代彝族詩人、作家和藝術家的創作成果。就本人研究彝族文學作品的經驗而言,以往的彝族文學以個人結集與個人發表為主,除了2015年《當代彝族詩歌大系》結集出版之外,其他綜合類的彝族文學文藝作品極少有官方層面的專門化的系統結集,《當代彝族原創文藝作品集萃》填補了結集出版方面的空白,對彝族文學的繁榮發展做出了努力。值得強調的是,這套作品集以彝漢雙語形式出版,比如青年詩人馬海五達出版的作品集就是其創作的彝文詩歌。

  與彝族文學相同,壯族文學在本年度的出版也十分值得注意。2019年,首套壯族作家叢書“我們叢書·壯族作家作品系列”由廣西民族出版社出版,集中呈現了壯族作家文學創作的新作,創作內容大多以新時期以來廣西的社會變遷為主,入選叢書的共有11位中青年作家,叢書包括了多種文體,其中小說集有凡一平的《合唱團》、李約熱的《一團金子》、陶麗群的《被熱情毀掉的人》,散文集有馮藝的《除了山水 還有什么》、黃佩華的《生在平用》、石一寧的《履痕心緒》、牙韓彰的《屈指家山》和黃鵬的《家園氣象》,詩集有榮斌的《塵土之河》、梁洪的《一個餃子的距離》、三個A的《魔術師》。

  觀察2019:多向度的民族文學創作

  2019年的文學創作可謂多向度發展。在這里我嘗試根據自己有限的閱讀體驗,按照創作體裁來逐一評述。

  小說方面,本年度回顧民族社會歷史的作品較多,比如彝族作家俄狄小豐本年度出版了長篇小說《山風不朽》,描繪了涼山地區民主改革時期的社會圖景,作家成功地塑造了一個漢族軍人形象,他精通彝語,自小被販賣到彝區,擁有著關于涼山痛苦而甜蜜的回憶。在人物的內心沖突與漫長回憶中,作家完成了有關社會變革的宏大敘事;藏族作家益希單增在小說《旋轉的世界》中,則運用靈動的語言書寫了改革前夕不同階層的西藏民眾所做出的思考與選擇,其中還別出心裁地穿插了人與小動物的互動;藏族作家吉米平階在小說《一顆黑豌豆》里從一對經歷甚多的老夫妻的回憶入手,講述了關于共和國干部在藏區工作的往事。

  另外,不難發現,少數民族題材的兒童文學創作數量逐年增多,但如何將民族題材與兒童視角、兒童接受度相結合還是亟需作家處理的重點。彝族作家呂翼本年度出版的《比天空更遠》獨辟蹊徑,從兒童的視角切入敘事。故事講述了彝族少年覺格成長并且尋找已經成為紅軍軍官父親的曲折歷程。兒童的目光是積極且充滿問題意識的,主人公覺格愛憎分明,接受傳統彝族社會等級的差異,然而通過反思平等、解放與自由,作家也解構了被“標簽化”的彝族等級制度。在其筆下,頭人也是有感情、可以溝通的人物形象,盡管不情愿也審時度勢,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另一部分小說著力于關注日常生活與普通人的經驗。比如云南彝族作家包倬出版的《路邊的西西弗斯》,收錄了《鳥獸散》《老如少年》《觀音會》《獅子山》《路邊的西西弗斯》《偏方》等6部作品。作品表現了人與自然相融合的關系,大時代背景下小人物的生存狀態。回族作家馬笑泉的《靈銀》在開頭講述了祖母與孫女之間的傳承與溫情,而對游客細節的摹寫又指向了與外部世界的關聯。蒙古族作家梁鼐的《少年寶音的心事》從兒童的視角出發,講述了一個蒙古族少年如何為了自己的妹妹而“不擇手段”去獲得一只小狗的有趣故事。瑤族作家紅日在《碼頭》中抒寫了老碼頭的消失,以及“船老大”等普通人由此所經歷的心路歷程。哈尼族作家秋古墨的《壩蘭河上》則立足當下的精準扶貧工作,講述了一個普通干部為地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修路、旅游資源開發所做出的思考和努力。

  在詩歌方面,詩人們的創作也相當多樣化。擅長抒情詩創作的蒙古族雙語詩人、學者滿全的詩集《今夜,大海在北邊》2019年度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滿全的創作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是新時期較有代表性的蒙古族雙語詩人之一。這本新出版的詩集為漢文創作,詩歌的題目大多以與蒙古族歷史文化相關或相近的地理景觀命名,如“阿爾山”、“白狼峰”、“親王府”、“草原”、“額爾古納河”、“鮮卑”等等,極富浪漫主義色彩。而本年度彝族詩人依烏出版了詩集《我的》,堪稱口語詩歌的重要成果之一。這本詩集重新繪制了涼山的地理版圖,每個章節分為若干首詩,章節的題目均為他所行走的涼山彝區的地名,比如西昌、昭覺、布拖、金陽、美姑、雷波、馬邊、峨邊、甘洛等地區。通過在涼山不同地域的行走來展示涼山彝族的地方性知識。尤其難能可貴的是,他并沒有重復堆砌與彝族民俗有關的意象,而是獨辟蹊徑,以口語詩歌的方式徐徐展開,充滿張力和隱喻。

  藏族詩人旺秀才丹本年度出版了《旺秀才丹詩選》,與諸多少數民族文學作品出版相比,比較特別的是這部詩集屬于“常春藤詩叢——華東師范大學卷”叢書中的一本,此叢書是中國20世紀80年代當代高校校園詩歌的結集。旺秀才丹在大學時期曾積極參與校園詩歌群寫作,并擔任夏雨詩社的社長。作為藏族詩人的旺秀才丹,其創作根植于中國多民族文學版圖之中,在校園詩歌運動中也是較為重要的詩人之一。詩集的上卷分為上海詩篇和蘭州詩篇,前者大多是在校園時期的創作,而后者則是回到蘭州、藏區之后的書寫。尤其是“鮮花”、“酒徒”、“大草原”、“草原兒女”等章節,均是現代主義風格與藏區地方性知識雜糅的精品之作。

  白族詩人何永飛本年度出版的詩集《神性滇西》,分為“山水經”、“靈物志”、“眾生譜”、“時光令”四卷。他的寫作堪稱生態主義的另一力作,將滇西的山地、河流視為多民族共生的地理場域。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突破了民族文學“單邊敘事”的框架,而是將多民族交往交融的經驗融入筆下,書寫了滇西各民族人民的日常生活與精神世界。云南回族詩人阮殿文的《九十九夜》集聚了詩人18年來的思考與創作,其寫作既充滿詩意和神性,也貼近現實生活,表達了細致的生命體驗。彝族詩人阿索拉毅在《詭異的虎詞》中,集結了大量的彝族民俗意象,用神話與想象色彩的語言進行長詩創作。

  散文與紀實文學方面,旅居香港的傣族作家禾素本年度發表的長篇紀實文學《春天里的人們》,以采訪的形式,講述了香港推普工作者的故事;裕固族作家鐵穆爾在《父親送我雪豹皮》中敘說了由一張被贈予的雪豹皮而聯想到的事情,如牧場、動物、生態、文明,而其中也穿插了有關民俗傳統、節慶等方面的地方性知識;白族作家彭愫英在《追夢高黎貢山》中寫到滇西北怒江地區的經濟發展,以及其背后普通人為此付出的曲折與艱辛努力;哈尼族作家何建安在《紅水奔騰》中,先是從紅河地區的江流、山川、云層、江岸、沙粒等自然景觀入手,講述了一個古鎮的古今變遷;侗族作家黃松柏的寫作超越了族別的界限,在他的《那年,我們去西藏》中,他回憶了1980年接受安排進藏教書的場景,尤其是對從貴州到藏區的旅程的摹寫,十分真切感人。壯族作家蘇長仙在《放歌右江“小平號”》里,圍繞百色的歷史論古述今,從修路、治水、礦產開發諸多方面描述其故鄉的發展。

  年初收到了來自浙江和海南兩地的刊登少數民族文學作品的民刊。一本是仡佬族身份的浙江詩人弦河所編選的《中國少數民族詩人詩選》,共集結了24個民族的作者上一年度發表的詩歌作品,其中既有針對民族文化傳統的抒情詩,也有體現了流動務工、遷徙、行走等題材的寫實詩歌。另一本是來自海南保亭黎族苗族自治縣文學協會的《七峰詩刊》,為本年度新近創刊的詩歌刊物,刊載了當地黎族和苗族詩人的作品。這樣的民刊豐富了中國多民族文學的邊界,也可以看出文學愛好者在少數民族文學生產中所做出的不懈努力。

  縱觀中國少數民族文學70年來的發展,以及2019年少數民族文學的創作、出版與傳播,可以說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了。可以從內外兩部分做出總結。在外部,少數民族文學制度下的文學生產、機制激勵、出版資助等方面,推動了少數民族作家創作的積極性,促進了少數民族文學生產;在內部,少數民族作家、詩人對于民族文化傳統、民族意識的自覺性追求,以及對于當下正在發生的新事件的反映、對于本族群社會轉型歷史時期的回顧,甚至對于作品編選所體現出的自發性與主動性,共同構成了多元化、多樣性的多民族文學書寫。我們還可以看到由“向內性”向“開放性”的轉變,也就是,少數民族作家不再專注和局限于封閉式的傳統文化抒情寫作,而是積極容納不同族群的交往經驗與日常生活,并且對當下社會、新生活的變化有新的思考,對變革期的族群社會歷史進行重新反思、對于全球化和現代性語境下少數民族鄉村社會的變遷予以觀照。

作者簡介

姓名:邱 婧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