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筆會
元宵節:復蘇冬眠大地 祈愿歲美年豐
2020年02月21日 15:42 來源:文藝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主持人:路斐斐 對話人:蕭 放(北京師范大學社會學院教授) 萬建中(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林繼富(中央民族大學教授)

  路斐斐:在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中,作為“春節”的延續、高潮與結束,無論從歲時、物候轉換的特殊時間節點意義來看,還是從其歷經封建時代農耕社會的漫長歷史演變所逐漸形成的廣泛深遠的社會影響來看,元宵節都是一個特別重要的節日。而今年,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響,全國人民響應減少外出、控制疫情的號召,即將在家中度過這個迎接新一年生產生活正式開始的節日。本報特邀幾位專家學者與大家一起主要回望歷史上的元宵節并展望未來,以此在這意味著結束也意味著開始的時刻,祈愿病者早日康復,疫情早日結束,并期待來年一個更美元宵節的到來。首先,關于元宵節的起源與形成在民間和學界流傳的種種不同說法,請問各位持何見解?

  蕭 放:元宵節是農歷新春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春節”這臺民俗大戲的壓軸節目。它的地位凸顯與正月初一“歲首”的確立有密切關系。正因正月初一歲首的確立,正月十五的圓月才具有了“一年明月打頭圓”的特殊意義。關于元宵節俗的起源民間有諸多說法,如漢武帝在正月上辛日到甘泉寺燃燈祭祀太一神系其起源一說;有佛教月半燃燈法會隨佛教的傳入進入中土,“燃燈表佛”逐漸成為正月十五重要習俗的看法;此外還有道教的“三元說”等。其實,立春附近的圓月之日可能是古代歷年的開始之日,所謂“天官”日。當然對于農業中國來說,漢武帝制定頒行“太初歷”后,正月十五之夜即成為了“新年”的第一個月圓之夜,元宵節遂成為了民眾祈求雨水豐沛、農桑豐收,女性祈求婚姻美滿的節日。由此“元宵”受到了歷代社會的重視。

  林繼富:在中華民族的傳統中,之所以會把元宵節視為重要、獨立的節日來看待,我想主要是因元宵節的起源和發展具有相對的獨立性。一是其命名具有獨立性。元宵節過去只稱正月十五、正月半或月望,隋朝以后稱元夕或元夜。在歷史上它有時又被稱為“燈節”或“上元節”。“上元節”的稱法始自唐代,中國人一年的時間體系中開始出現“上元節”“中元節”和“下元節”是受了道教的影響。二是關于其起源的解釋具有獨立性。比如流傳較廣的漢文帝為慶賀當年正月十五平息“諸呂之亂”,此后每年逢此時便率大臣出宮游玩、與民同樂等。三是元宵節有其獨特的習俗。圍繞“燈”形成的元宵節系列習俗構成了豐富的祈愿、娛樂生活傳統。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一年中的第一個月圓日,人們對月亮的情感雖在此日會有所寄托表達,但在漢代和唐代的典籍中都未曾記載中華民族自原始時代就有的祭月習俗也放在了這一天。

  元宵節雖可作為獨立的傳統節日,但我更認同其作為“春節”的重要組成部分,呈現的是春節的高潮與結束。中華民族的春節包括迎接新春和辭別舊年兩部分,民間常說的“過年”,“過”即指跨過,其中跨過的既有舊年也有新年。舊年從農歷臘月初八開始到大年三十,而新年則從正月初一開始到正月十五。因此,中華民族的“過年”習俗實際上包括了忙年、過年、辭年和迎年的活動,辭舊和迎新不可分離,所以就有大年三十“一夜連雙歲,五更分二年”的道理了。如果將“年”作為儀式來看,大年三十的“守歲”就是春節的第一個“閾限”期,至正月十五人們則迎來了春節的又一高潮,許多地方將此日稱為“過月半”,這與大年三十的“過”新年構成了生活實踐的一體化和情感表達的一致性。元宵節的一系列活動尤以“鬧”為核心,諸如玩龍燈、花燈,踩高蹺及各類祭祀活動、文化活動等,一般都是集體性、村落性的,作為人們在新一年里第一次大規模的集體活動,集體“鬧”元宵與以家庭為單位的“守歲”形成了對比。元宵節的熱鬧、紅火是帶有祈愿性質的,它既意味著“年”的結束,也意味著人們的生活行為和生產活動將走向正常化,民眾將回歸到新的日常生活的時間循環中去。

  綜上,我認為元宵節的起源包含著中華民族早期的歷史記憶,這些記憶常與歷史人物、歷史事件聯系在一起,卻非真實的元宵節起源事實;元宵節的習俗活動豐富多樣,但構成元宵節譜系性的節俗活動卻并非起源于同一時間。因此,元宵節究竟起源于何時在時間點上是很難確切界定的,通過文獻記錄只能判斷元宵節的發展進程,而對這個問題的討論還應充分考慮中華民族傳統的生產生活周期、天文歷算與生產生活的關系、民眾對月亮的信仰態度、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生活格局以及獨特的“年”的構成、“年”的時間體系等,這樣才能更加清楚元宵節的起源與發展。

  路斐斐:作為一個超越地域界限、有著幾千年歷史的節日,有關元宵節的傳說及圍繞這些傳說和當時的社會風俗、時代愿景等所形成的節俗、民間藝術等在隋唐時期即有很多,至宋代,隨著城市經濟的繁榮和市民階層的崛起,元宵節作為一個寄寓了團圓、自由、豐收、幸福等眾多美好情感與愿望的節日發展至極,成為了極具中國特色與文化內涵的狂歡節。您如何看待元宵節的節日意義?

  林繼富:“元宵”一詞最早起源于北宋。“元”意為開始,“宵”指夜晚。在宋代周必大的《平園續稿》中就有“元宵煮浮圓子”的記載了。浮圓子就是湯團、湯圓,元宵煮食浮圓子即意寓團圓。早在漢代,有關元宵節的習俗就有文獻記載了,隨著節俗漸豐,節俗本身又在記錄著時代的歷史。比如元宵節的燃“燈”習俗,其起源在不同時代就有著不同傳說,至清代,元宵節又被稱為“燈節”,可見“燈”在歷代元宵節中的重要意義。在民間,正月十三張燈叫“試燈”;正月十四之燈稱為“神燈”,即祭祀祖先所用之燈;正月十五的燈才叫“正燈”,也叫“人燈”,此燈要放在門窗、床笫、幾案等處,用來避除蝎蟲等。由于“燈”與“丁”發音相近,所以在我國很多地方,元宵節期間的燈籠也常用來“求子”。宋代陳元靚在《歲時廣記》卷十二的《偷燈盞》中就記敘了時人于元宵節偷燈的情景:“一云,偷燈者,生男子之兆。”除求子嗣綿延外,民間還有觀察懸于田間之燈的火色預測一年收成的習俗等。總體而言,元宵節的主要活動是大眾娛樂,卻又不僅如此。在民間,正月十五還有很多跟信仰有關的活動,人們藉此來祈求神靈護佑等,如在很多地方都有的“走百病”習俗(或叫散百病、走橋等),說的就是元宵節晚上婦女們會相約結伴出游,見橋必過,認為這樣就能祛病延年。

  蕭 放:元宵節作為年節的一部分首先沿續傳承的是年節祈福迎祥的文化內涵。春節是以家庭為主的親人團聚的節日,元宵是村落、街道、社區居民共享歡愉的時間,人們由庭院走向社區公共空間,是年節慶祝活動走向落幕前的高潮。“鬧”是元宵活動的主題,“鬧”的形式多樣,有游人喧嘩之鬧,有鑼鼓音樂之鬧,有燈火光彩之鬧,元宵之夜是光明的不眠之夜。“鬧”的精神內涵就是在歲首的第一個月圓之夜祈求歲美年豐。人們通過人的活動與自然交流,以喧鬧蘇醒冬眠大地,鼓動大地回春;通過人員在公共場所的娛樂、集聚、交流,以增進社會團結,激發人們自身的生命力量,以此實現人在立春時節與天地的和諧以及與社會的協調。元宵作為一個社會性節日,是人們走出家庭融入社會的傳統佳節,同時也是整合社會的重要時機,不同階層的人們通過觀燈、走橋與吃元宵等習俗共享元宵節日時空,從而完成了生活共同體的構建。

  萬建中:民眾在一年當中的第一個月圓之夜舉行燈會,讓月華與焰火交相輝映,以狂歡的形式進行人與天、地的交流,書寫一年美好的開篇——這寧靜夜晚中的狂歡首先體現了靜與動的統一,符合中庸之道;而一貫履行日落而息生活原則的古人在節日期間卻打破常規,這穩中求變的處事態度體現的又是一種智慧、辯證的生存哲學。在農耕生產時代年復一年的不斷重復中,人們需要有“例外”和變化的刺激,元宵等節日就是對日常生活慣制的反撥。

  另一方面,月亮之神的地位和影響在中國是遠遠超過太陽之神的,從頌揚月亮的詩篇遠遠多于贊頌太陽的就可見一斑。“元宵”之形就是對星月的模仿,寄托了古人對寧靜、和諧和平安生活的向往。在星月的照耀下,傳說故事一一誕生,祖先的歷史也通過口口相傳得以傳承。辭舊迎新的春節結束之后,古人以狂歡的形式開啟了新一年的生產生活,這是極具樂觀向上精神的民族才會形成的文化行為,而月圓的美好則寄托了人們對新一年吉祥、圓滿的祝福。

  路斐斐: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元宵節作為一個不分階層、民族共同參與的盛大節日已成為了一個特殊的時空場域與文化意象,在深度參與并影響著中國百姓生活的同時,亦承載并激發著無數人對美好生活、情感的向往,與之相關的內容在文學、戲劇等各類藝術作品中均有所展現,同時,特殊的節慶活動也促生了不少特殊文藝樣態的誕生。

  萬建中:如果說過年是具有一定行為邊界和封閉性的家庭內部或家庭之間的文化活動,那么在元宵節人們則可說是突破了家庭的藩籬,實現了全民的集體狂歡,節日氣氛極富感染力。廟會、社火、巡游、焰火、燈籠、舞獅舞龍、猜射等活動使人們在沉浸于美感享受的同時,也為各地民間文藝傳統的傳承提供了優越的時空機制。元宵佳節為民間文藝的集中展演營造了浪漫環境,而傳統的民間文藝又進一步增添了節日的狂歡性質。在這種語境的激發下,人們詩意情愫的爆發實屬必然。諸多以元宵為主題的文人詩篇的流傳于世僅是元宵節文藝創作活躍的一個表現,“元宵”本身就是豐富藝術想象的結晶,人們也更傾向于用文學和藝術來寄托這種想象,因此在漢族的所有傳統節日中,元宵節的文學和藝術品性也是最為突出的。

  林繼富:元宵節之所以受到中國歷代文人的青睞,并以元宵節為題創作了大量文學作品,我認為跟“元宵節”是一個“開禁”的節日有關。春節期間的許多禁忌在此時逐漸打破,人們的活動變得自由,沒有禁忌的創作也活躍起來。在宋代就專門出現了以“元夕”為主題的“元夕詞”。不同作者對“元夕”的體會自然各有不同,其作品的意境也大相徑庭,如辛棄疾和李清照所寫的元夕詞就在中國文學史上留下了千古絕唱。元宵節期間各類民間文藝活動也進入高潮,人們在增進交往、交流的同時,美好的情感亦得到了釋放。當此時,明月高懸,播撒人間,勾起了人們無限遐想,因此古人對元宵夜自然就有了“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門燈火夜似晝”“燈火家家有,笙歌處處樓”“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這樣動人的描寫,這些精致美妙的詩詞也讓我們得以想象彼時節日那動人心魄的力量了。

  蕭 放:作為傳統社會難得的“開放日”,元宵節的“開放”使青年男女們于此時也獲得了絕佳的交往機會,所謂“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因此元宵節也被稱為中國人的“情人節”,元宵自然也就成為了許多文藝作品描寫男女愛情發生的時機。著名的戲劇作品如泉州傳統劇目《陳三五娘》,描寫的就是陳三與五娘在元宵賞花燈時偶遇并產生愛情的故事;川劇《春燈謎》敘述了宇文彥與韋文凰燈會相遇結緣的故事;此外還有南朝陳朝樂昌公主與丈夫徐德言在亡國之后的正月十五“破鏡重圓”的故事等。這些戲劇故事都以元宵節燈會、燈市為生活背景,說明元宵是男女故事發生的大概率時機。圍繞元宵產生的文學作品充滿了浪漫奇幻的想象,表現了人們對禮法社會禁錮人性的不滿與沖擊。人們以元宵作為突破日常禮法秩序的時間,并以男女私定終身的戲劇化情節表達對婚姻自主的人性追求。歐陽修的《生查子》即是元宵作為男女追求愛情時機的經典描寫:“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今天我們仍然可以借助這些文藝作品對元宵節的節日價值進行重新認識。

  路斐斐:作為一個“節中之節”,元宵節在當代中國人的生活中依然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就文化傳承與民俗民風的發揚等方面而言,元宵節又當如何更深入地參與當代生活?傳統節日文化如何在當代文化的建構中發揮切實作用?

  林繼富:歷史上元宵節最重要的活動就是娛樂。《隋書·音樂志》就有記載:“每當正月,萬國來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門外建國門內,綿亙八里,列戲為戲場。”至清代,元宵節節期雖已縮短至四五天,但節俗活動中卻增加了舞龍、舞獅、跑旱船、踩高蹺、扭秧歌等“百戲”內容,極大地豐富了中國人的文化生活。作為迎接新年的重要節日,元宵節歷來也承載著祈愿新一年風調雨順的訴求,因此節日期間除慶賀活動外各種占卜活動也較多。比如特殊的“迎姊姑”這個習俗,參與的就主要是女性,過去女性在一起通過占卜年成、家庭成員的健康等來迎接新一年的開始。以女性為主的這些正月十五活動與以家庭男性為主的大年三十的活動形成了陰陽的呼應搭配,也凸顯了在萬物復蘇的時節即將來臨之際,女性作為孕育象征的重要地位。隨著時代發展,元宵節的習俗一直在變化出新,但其中延續的中華兒女生生不息的濃濃情愫,至今仍是元宵節最具魅力的文化特色,它也時刻提醒著我們,節日文化的創新發展只有與當代人的生活緊密結合才能具有不竭的生命力。說到創新性發展,我想舉元宵節祈福求吉的燃燈傳統為例,在新技術時代我們完全可將電子、建筑、聲學、光電等新技術、新工藝用于彩燈的設計制作,以形、色、光、聲、動的結合,將花燈制作的知識性與趣味性、思想性與藝術性、傳統性與現代性相結合,讓豐富多樣的“燈市”為民眾的生活帶來新的滿足。

  萬建中:節日文化傳統的延續主要在于繼承。現在春節至元宵節期間,有關部門廣泛組織的送歡樂下基層和“文化進萬家”活動,以及諸多表演藝術家在城鎮和鄉村的慰問演出等其實都起到了繼承的作用。現在年節期間,往往鄉村比都市歡樂,都市的節日氣氛相對并不太濃郁,所以我想是否可開展“民間文藝進城”的活動,以增添城市的節日氛圍。尤其在元宵節期間,可以合理安排郊區民間文藝隊伍到都市的廟會、公園等公共場所演出,讓市民感受濃濃的鄉土風味,這樣同時也促進了民間文藝的傳播。文化的交流應該是雙向的,既能自上而下,也可自下而上。從當前節日文化的發展走向來看,創新還是比較充分的,若要與社會的發展同步還需加強繼承,只有繼承好傳統,創新才有基礎。

  蕭 放:元宵節自古就是一個追求歲美年豐、婚戀愛情的重要社會節日,其節俗內涵與節俗方式與其他傳統節日比較起來更密合當代社會,因此元宵節成為當代生活的一部分就自然而然。我們可以利用元宵節重視社區成員密切交流的集體娛樂活動這一傳統,創造更多讓社區成員參與的機會,如開展街道社區燈會,集體包煮、分享元宵等活動,可增進社區成員間的熟悉程度,將新城市社區的陌生人變成熟悉的鄰里,重建社區共同體。我們還可在元宵節組織單位之間青年男女的集體聯歡活動,比如集體游園觀燈、走橋或假面舞會等。在圓月的見證下,為城市里的青年男女們締結良緣,那是何等的浪漫與幸福。傳統元宵節的婚戀主題在當代城市生活中應創新性地復活與傳承。同時我們還可傳承發揚元宵夜欣賞明月、親近自然的傳統,將元宵之夜視作是人與春月的約會,強調人與自然的親密關聯,為我們關注自然、和諧天人關系提供重要時機。明人唐寅有詩詠《元宵》曰:“有燈無月不娛人,有月無燈不算春。春到人間人似玉,燈燒月下月如銀”。元宵之夜,春燈溫馨、銀月照天、玉人影動,好一幅絢麗元宵畫卷。這樣詩意的元宵教我們如何不愛它。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