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筆會
今年這個年
2020年02月21日 10:2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孫守云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以往,孩子們都會從四面八方趕回來過年,他們帶著年貨,帶著給親戚的禮品。今年不一樣。小兒子一家臘月回來,住了一周就回去了。大兒子一家三口和二兒子夫妻倆倒是趕在年前回來了,只是因為疫情,孩子們進門時都戴著口罩。女兒住的村子離我在縣城的家不過十公里遠,原計劃大年初一過來,卻因為疫情封村來不了了。

  雖然有了疫情,但并沒有影響我們的生活。過年家里都要貼春聯,今年也不能例外。今年的春聯寫的是“春風添畫意,歲月賦詩情”,里頭的意思多好。縣里發出居家號召時,我看了看,家里米面油鹽都夠用半個月,過平常的日子啥都不缺,這就沒事兒。而且,沒有了隨時可以出去買,不用搶購不用囤積。像往常一樣,我該生豆芽兒生豆芽兒,該焅梭子焅梭子,該蒸饅頭蒸饅頭,該熬皮凍熬皮凍。

  縣政府對疫情很重視也很負責,早早就把我們縣城封閉起來。本地人不準出去,外地人也不準進來,還發了居民通行證,但米店菜店照常開,藥店也照常開。只要耐心在家待著,不出去亂跑就什么事也沒有,疫情總會過去的。前些天,聽對面樓有倆人在唱《一剪梅》,有兩句歌詞我印象很深:“總有云開日出時候,萬丈陽光照耀你我。”以前,我見過他們,倆人都是秧歌隊的。偶爾,他們走過樓下,我也能聽到戴著口罩的他們在哼歌。除了出門少,小區里的人都像平常一樣過,沒有慌亂。

  家里空間小,過完春節,趁本地還沒有確診病例,原定過了正月初五再走的大兒子一家,初三就趕緊返回了哈爾濱。二兒子和兒媳是千里迢迢從浙江回來的,本來買的是正月十二返程的火車票,可到處都有交通管制,他們一時回不去了。二兒媳娘家在綏化,她每年都回去看望親人,但今年回不去了,因為綏化也限制進城了。

  這次疫情雖然讓兩個孩子無法去探親,可對我和老伴來說卻不是件壞事,家里有他們陪著多好啊!二兒子用手機遠程上課,每天兩節課四個小時,早晨八點鐘簽到,晚上七點還要匯報,跟上班差不多。二兒媳也遠程忙著自己的工作,還包做一日三餐和其他家務。他們再忙,也要抽出兩個小時陪我們老兩口打打撲克牌。女兒一家一直回不來,外孫想我時,我們娘兒倆就在視頻上說說話。小區封閉后,我們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了。元宵節那天,物業公司還給每戶發了兩包湯圓,工作人員也不進屋,只把東西放在門口。

  這陣子不出門,聊天、聽歌、看劇的時間多了,還可以收拾收拾屋子、伸伸胳膊動動腿。和很多家庭一樣,我們這一大家子也有一個微信群。因為都待在家里,大家紛紛曬出了自己制作的面食。女兒從來沒有做過麻花,照著網友的方法做,一舉成功,隔著手機似乎都能聞到香味;大兒媳做的面包像藝術品一樣好看,瞅著就好吃;二兒媳有二十多年沒做酥餅了,再次撿起來依然是拿手絕活兒;我做的是發面餅,做了五六十年,差還能差到哪兒去?大兒子在群里打趣說:“大家一致的想法是——態度大于一切,可以不美但要好吃,可以不大好吃但要做得虔誠。”

  “大街小巷掛條幅,城市鄉村控制疫情的喇叭響連聲。我們老百姓,齊響應。貓在家,不串門兒,勤洗手,多通風,就算給國家立大功。”我們縣的望奎皮影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縣文化館皮影隊的這個《皮影話“抗疫”》還上了新華社客戶端。我們縣還有一首抗疫的歌曲《我們在一起》:“雖然沒有彌漫的硝煙,卻處處都是戰場。只要心與心相連,就一定能迎來暖陽。”“我們在一起,人間有真情,真情凝聚無窮的力量。我們在一起,天地有大愛。大愛挺起民族的脊梁。”

  從疫情爆發到現在,我們縣沒有一個確診病例,也沒有一個疑似病例。這是幸事。

作者簡介

姓名:孫守云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