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筆會
遙寄黃鶴樓
2020年02月21日 10:1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高方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眼下這個時節,有人說它是冬天,也有人說它是春天。

  在這樣一個時節,我牽掛著一個從未踏足的城市,那里有一座一直惦念的名樓。

  是的,城是武漢,樓是黃鶴樓。

  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疫,“武漢”成了中國所有地名中最高頻的語匯,“武漢”也成了最能牽動國人神經的名詞。武漢,是一座與我有著學術血緣的城市。早前就常聽我的博士生導師說起他在桂子山求學的經歷,也聽他說起黃鶴樓上的暮色與晨光。說起這些時,他眼中流溢的光彩分明是從不曾改變的青春模樣。

  武漢得名于民國之時,先是合武昌、漢口于一體,后來連漢陽也一并納入。無論其名為何,這里都是古老中國一塊著名的土地——當武漢未有城池、黃鶴樓也尚未矗立的新石器時代,這里就有了先民的躬耕稻作和涉水漁獵。在地理歷史志中,這里是長江、漢水的交匯之處,是大風起兮天寬地闊的楚地。在文化典籍的深處,這里回蕩過楚狂接輿啟發孔子“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的歌吟,這里唱響過屈原、宋玉峨冠博帶舒婉悠揚的辭賦,這里更曾發出過“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不屈強音。

  武漢素有“九省通衢”之稱,如今更是中國內陸最大的水陸空交通樞紐和長江中游航運中心,高鐵網輻射大半個中國,是華中地區唯一可以直航全球五大洲的城市。可是,因為一場疫情,武漢“封城”了!

  這是一座有著1100萬人口的大型城市,這里正發生著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封城”之舉。粗略估算一下民生賬、經濟賬,就連我這個數學極差的人都知道“封城”意味著什么。因為辛亥革命的武昌首義,人們習慣稱武漢為“英雄的城市”,此番為疫情而作出的犧牲再一次讓武漢和武漢人民不負“英雄”之稱。

  有人說,曾經無比熱鬧而今卻空曠寂靜的武漢城就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可是,廣場和夜市可以暫停,黃鶴樓旁日夜不息的長江水卻不會暫停,那一群以“生產”“生活”“生命”為使命的人也不肯暫停,他們在爭分奪秒地與疾疫賽跑。

  在“云監工”的注視和鼓舞下,以中國速度拔地而起的“火神山”和“雷神山”,以豐碑的形式佇立,不為記錄災難,而為紀念與災難斗爭的人們。這些天,我們含淚看著有人倒下去,也含淚看著有人站出來。

  除了留守家園的武漢人,我們還看見一隊隊逆行的身影冒著生命危險進入武漢。他們從五湖四海趕來,他們在長江南岸集結,他們堅定地走過閱盡滄桑的黃鶴樓,甚至來不及抬起頭看上一眼。為了人民的利益,他們第一時間奔赴工作崗位,他們心中有一個共同的聲音在說:“不計報酬,不論生死!”

  疫情當前,沖在拯救生命前線的當然是醫護人員。從來不及吃一頓團圓飯的除夕夜開始,全國各地的醫療隊陸續抵達武漢。這些隊伍讓我們見識了無數份按著鮮紅手印的請戰書和火線上寫就的入黨申請書。地方的醫護人員大多乘包機前來,至少他們還有座位,可后續增援武漢的軍隊醫護人員卻只能整齊有序卻又無倚無靠地蹲坐在直升飛機的機艙里。這就是人民的子弟兵!武漢的醫護人員說:“他們來了,我們就吃了定心丸!”

  有一位不幸感染的年僅24歲的小護士,在居家隔離11天后,憑著口服藥和堅強的毅力,終于核酸轉陰痊愈了。她說,自己居家的時候,偶爾會在窗邊望一望風景。“這是武漢很美的一個角落,有藍天和大樹,馬路筆直通向長江大橋,不遠處就是黃鶴樓。”我不知道,黃鶴樓帶給她多大的心理安慰,但能在病中擺脫有可能失去生命的恐懼而想到黃鶴樓,也許并不偶然。

  黃鶴樓最初只是東吳建在長江邊的一座瞭望樓,雄姿英發的江夏太守周公瑾大約也是登過此樓的,或者那時他并非羽扇綸巾而是身著戎裝。從那之后的1700余年間,伴隨著無常世事,黃鶴樓也幾度興廢,每一次重建都意味著它的新生,而它也終于成為一處著名的文化景觀。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據說,崔顥的這首詩讓后來登臨黃鶴樓的李白無限感慨,因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

  可是,就算沒有爭勝之心,黃鶴樓也實在是讓人詩情洋溢的地方。那一年的煙花三月,長身玉立的謫仙人在這里送別了一襲白衣的孟浩然,寫下了一首我們從小都要背誦的詩:“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還是李白,他流連此地遲遲不走,樓上聽笛后又大發詩情:“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于是,武漢有了“江城”的別稱,也有了清人宋犖題寫的黃鶴樓長聯:“何時黃鶴重來且共倒金樽澆洲渚千年茂草,但見白云飛去更誰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

  一曲南歌子,誰是臨江仙?

  在我看來,是那些不眠不休奮戰在一線的白衣戰士,是認真執勤保障供給的警察、貨車司機,是實驗室里夜以繼日試圖早日研發出疫苗的科學家,是各行各業的工作人員、志愿者,是每一個聽從指揮自覺居家隔離的人。從24歲的小護士到84歲的鐘南山,他們跨過一個甲子的時光并肩而立!

  從黃鶴樓上俯瞰,武漢并不孤單!我們的民族,十數億人,再一次展現了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的精神。也許,在長江之濱的風雨飄搖中,人們更容易體會什么叫作“同舟共濟”。

  我想,當戰役結束,應該有人來不及回望這座城市,來不及看一眼靜靜佇立的黃鶴樓,因為許多人家中還有盼兒歸盼女回的白發父母,還有一心向爸爸媽媽要抱抱的小兒女,因為許多人的工作中還有新的任務。

  等到那一天,我會為自己也替他們,去看一看堅強的武漢和高聳的黃鶴樓。

作者簡介

姓名:高方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