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建設 >> 文學藝術
作家方方和她的“武漢日記”
2020年02月22日 16:3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 字號
關鍵詞:武漢;日記;武漢日記;疫情;記者

內容摘要:作家方方和她的“武漢日記”。2月22日, “武漢日記”的作者、著名作家方方在武漢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采訪。談起寫作“武漢日記”的初衷,方方告訴記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下許多武漢人在受難,在與死神較量。

關鍵詞:武漢;日記;武漢日記;疫情;記者

作者簡介:

  中新社武漢2月22日電 題:作家方方和她的“武漢日記”

  中新社記者 夏春平

  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封城”中的武漢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受世人關注,著名作家方方每天一篇的“武漢日記”也因此走紅網絡。其平實的語言、生動的敘事、真切的情感、敢言直言的風格感染著每一位讀者,被網民爭睹為快。

  喝長江水長大,十分熟悉武漢世間百態和風土人情的方方今日在武漢接受中新社記者獨家專訪時說:“我只是想記錄一下,你也看到,很多瑣碎事。而且最初也沒打算天天記。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么多人愿意讀。我一直覺得很奇怪。”

  中斷小說創作,改寫“武漢日記”

  談起寫作“武漢日記”的初衷,方方告訴記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當下許多武漢人在受難,在與死神較量。沒有從小到老都生活在武漢的人,恐怕很難有這樣的心情,也很難理解這份傷痛,而自己卻根本無力相幫,所以她的內心也有創傷。“很多人留言,說每天看了我的武漢日記他們才安心。這真是讓我在驚訝之中,也深感榮幸。果真這樣,我愿意為他們天天寫。”方方說。

  從正月初一開始,方方通過“武漢日記”記錄自己的所見所知,每天在網上發布。“對于因疫情隔離在家里的人,文學在此時顯得很無力。但記錄下真實的場景和自己的想法,卻是很重要的。”方方告訴記者:“其實,有幾天看的人太多讓我有恐懼感,它在網絡上傳播得太快了,使得我這種習慣小眾閱讀的人很不適應。我幾乎就不想寫了,但我同學和朋友他們仍然鼓勵我繼續寫,一直寫到‘封城’解封那天為止。”

  方方坦言,她根本沒想過“武漢日記”如此受到讀者追捧。“‘武漢日記’里面就是些零碎事,加上一點自己的感想,也沒有像寫散文那樣去考究用詞用句。而微博本來就是個閑扯的地方,想到哪寫到哪,隨意自由,還經常不小心有錯漏字。我也很奇怪,不知道為什么大家這樣喜歡。我本來是準備在春節期間完成一部中篇小說的,現在也完成不了。我的心和全國眾多網民一樣都集中在疫情上,定不下心來寫小說,而寫‘武漢日記’可以讓我的心安定下來。”

  疫情轉機隨時可能出現

  對于疫情的走勢,方方認為:“武漢的疫情現在應該是控制住了,轉機隨時可能出現。疫情的發展經歷過幾個階段。一是經歷過六神無主的恐慌階段,這一階段應該到初一那天結束。全國開始關注,高層發有指示,各地也派援手。老百姓心里知道,一旦成為國家行動,以中國的方式,肯定能控制住。所以武漢市民就不再恐慌了。但意想不到的是,此后大量的病人開始發作,武漢人進入了極其痛苦的階段。發病的人越來越多,醫院在猝不及防中根本無力救助到這么多人,而且醫護人員也大量感染。那些天病人到處奔走,呼救無用就醫無門,醫護人員也快崩潰,這也是最壓抑最無助最難過的階段。應該說,省市換將,以及方艙醫院建立,十九個省份馳援湖北,這個局面才慢慢緩解下來。現在已經見不到呼救無門的情況了,現在重癥病人,幾乎都是以前的存量。因為沒有得到醫治,拖延成重癥。重癥病人數量很大,因此死亡率還沒有降下來。”

  方方露出久違的笑容說:“有了全國各地的支持,武漢的疫情正在朝拐點邁進。許多患者經過治療已經出院,痊愈者的臉上都露著笑容,這不是裝出來的笑容,而是發自內心的笑容,盡管這些笑容不久前滿街都是,今天看著有久違感。但有了這樣的開始,后面的滿街笑容不也會很快到來嗎?”

  “武漢人民真是太好了!”

  “武漢人民真是太好了,為讓國人生活如常,他們扛下災難。總體上武漢市民都是相當配合的,他們被關在家里幾乎一個月,這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方方動情地說:“成年人,理智一點還算好,那些家庭有孩子的,或是有其他非新冠肺炎疾病的,那些必須時時用藥的慢性病人,如白血病患者需透析的,還有那些被堵在城外的五百萬回不了城的人的日子都很艱難,他們都在為疫情付出代價。”

  “武漢‘封城’近一個月了,千萬人口的城市卻一如既往地井然有序。在我眼前出現最多的有四種人,一是送外賣的小哥,他們仍然騎著小車奔波在路上;二是警察,寒冷的天氣中他們大多站在各個路口和醫院門口,往往直面各種人等,執行必須執行的任務;三是基層社區工作人員,辛苦地挨家挨戶地上門查訪;四是環衛工人,盡管行人少,路面沒那么臟,只有一些樹葉,但他們恪盡職守,認真打掃。從疫情開始到現在,他們一直以從容的姿態留在我們眼里,默默無聞地鎮定著我們整個城市的心。”方方說。

  “連我都想找心理咨詢師”

  方方對記者說:“對武漢這樣千萬人口的城市實行‘封城’,史上未有,而老百姓也從未這樣被關在家幾十天的經歷。這些生活在武漢的人幾乎人人心里都有創傷,這恐怕是繞不過去的一件事。就像我在2月12日的‘武漢日記’中寫道:‘無論是關在家里一個尚且健康的人群,或是曾經頂著冷雨滿街奔波過的病人,更或目送親人裝入運尸袋被車拖走的醫護人員……’譬如疫情過后大家出門,敢不敢摘口罩?與人談話,敢不敢近距離?可能都會有心理障礙。而病人家屬和亡者家屬的創痛應該更深,當有一天武漢‘解封’會數家歡喜數家悲傷,沒有得病的市民大都會很高興,畢竟自由了,但那些病亡家屬,必然格外悲傷,燈火萬家,獨少一人。這種家破人亡的痛感只有自己知道。”

  方方呼吁,疫情過后,政府應該組織大批心理咨詢專家,對武漢人進行心理治療和人文關懷,這是非常必要的事。有些人可能會不承認自己有心理陰影,但實際上,這些陰影也許會伴隨終身,形成困擾。嚴重者,比如曾經四處求醫四處碰壁者,會時時有噩夢。當然,也得有些專業人士出面引導大家,讓自己學會疏導自己。

  “連我自己都想找一名心理咨詢師,疏導心理問題。我天天寫‘武漢日記’,也算是自己疏導情緒的一種方式吧。”方方說。

  “我不是挑刺,而是反思”

  方方在“武漢日記”中曾偶爾夾有直言和批評。對此,方方解釋,正如她在2月4日的“武漢日記”中寫的:“這么大的災難扛得住扛不住都得硬扛死扛。但是就算扛著終也有憋悶不住的時候,我替你扛,你也得讓我罵。”方方坦承,在“武漢日記”中自己也偶有對武漢市對前期疫情處理失誤的埋怨和溫和批評。“如果連發泄一下痛苦都不準,連幾句牢騷和反思都不準,難道真想讓大家瘋掉?”方方說。

  “我有時候也會問自己,跟世界上許多的城市相比,武漢并不是一個宜人之地,尤其氣候令人討厭。那么我到底會喜歡它的什么呢?是它的歷史文化?還是它的風土人情?更或是它的湖光山色?其實,這些都不是,我喜歡它的理由只源于我自己的熟悉。因為,把全世界的城市都放到我的面前,我卻只熟悉它。就仿佛許多的人向你走來,在無數陌生的面孔中,只有一張臉笑盈盈地對著你,向你露出你熟悉的笑意,這張臉就是武漢。”方方告訴中新社記者這是她多年前在一篇文章中所寫,“詩云: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武漢就是我的敬亭山。”

  方方直言:“我寫‘武漢日記’的基調始終秉持與政府絕對保持一致,絕對配合政府的每一項舉動,并且努力幫助政府說服不理解的人們,幫助政府安撫焦慮的人們。只是我們在方式上各有不同,可能在寫作的過程中,偶爾會冒出自己的感想,說幾句反思的話,如此而已。毋庸諱言,這次武漢疫情暴露出政府在治理中的許多問題。如果我們反思了,吸取教訓,并將結論付諸行動才不至于對不起在這次疫情中死去的百姓。”

  她說:“我不是一個專門挑刺的人,對治理難處也多有體諒。對自己所看到的明亮之處,也在‘武漢日記’中及時給予呈現。”

  “疫情過后,武漢人便會回到以前的生活軌跡。生活就是這個樣子,像長江,永遠奔騰,不會停歇。”方方說。(完)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