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團體
關注現實才有說服力 ——談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價值及其走向
2020年02月05日 10:50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馬季 字號
關鍵詞: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網絡文學

內容摘要:進入網絡時代,以類型文學為基本形態的網絡文學置身于這片沃土精耕細作,找到了適合網絡傳播的表達方式,并逐步建構起新的藝術范式,代表了新時代工業題材小說的發展趨勢。

關鍵詞: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網絡文學

作者簡介: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發展成為世界奇跡,其中工商企業改革發揮了巨大作用。這一領域風起云涌、波瀾壯闊,歷經了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共生,機遇發展期向市場競爭期的跨越式發展。工業題材小說創作緊跟時代步伐,在不同時期涌現出一批貼近時代、貼近生活的優秀作品。進入網絡時代,以類型文學為基本形態的網絡文學置身于這片沃土精耕細作,找到了適合網絡傳播的表達方式,并逐步建構起新的藝術范式,代表了新時代工業題材小說的發展趨勢。

  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呈現新氣象

  在工業題材網絡小說領域活躍的網絡作家多為80后。他們雖然沒有親身經歷中國企業改革大潮,卻是改革的受益者,在改革成果和想象力的雙重引導、推動下,他們的文學寫作呈現出一片新的氣象。為了顯示虛構人物的在場感,從形式上,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大多運用穿越、重生手法,主角帶著二十一世紀的思維進入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在改革開放如火如荼的歲月,開辟他們的創業之路。他們以文學虛構重走父輩的道路,并在若干細節上彌補上一輩人的遺憾和不足,充分展現了文學與現實交錯的魅力。

  在不同類型的網絡小說中,無論處于多么艱難困苦的環境,遭遇多少匪夷所思的挫折,主角自帶光環必須取得成功,這是作者和讀者之間形成情感共同體所遵從的鐵律。一般來講,網絡小說習慣采用“金手指”化解矛盾與危機,主角歷經磨難、化險為夷,最終迎來曙光。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在整體設定上基本遵循這個套路,但由于題材的特殊性,關注現實,或者說從現實出發,真實再現工業改革給國家帶來的巨大變化,才具有說服力,才能打動讀者。這是由歷史決定的,網絡作家清醒地認識到了這一點。

  范含的《電子生涯》作為早期網絡小說,開啟了科技工業文的先河。急凍人的《重生之科技巔峰》奠定了工業題材在網絡文學中的地位。自2010年以來,一批網絡作家從不同角度,以不同方式進入這一領域,在網絡上掀起了工業題材創作的熱潮。值得一提的是北師大副教授齊橙的作品集眾人所長,以硬核替代爽文模式,樹立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標桿。

  走進人的心靈世界

  縱觀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無論什么題材,人永遠是文學的核心。只有走進工業人的心靈世界,才能寫出真正意義上的工業題材小說。中國是制造業大國,有幾億產業工人,這樣一個國家需要工業教育、工業宣傳,更需要符合國情的工業文明。齊橙是機械廠子弟,自小就對機械工業有一種莫名的熱愛,這是他在網文界專寫工業文的動因。在此之前,他曾寫過其他類型的網絡小說,總覺得意猶未盡,最終這位畢業于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的博士決定在工業題材領域一展身手。和很多同類型作者的感受一樣,齊橙也認為工業題材寫作有一定的難度。這樣的寫作需要具備豐富的專業知識,而且工業生產講究流程,有嚴格的規章制度,故事的發展必然要受其制約。另外,工業產業和經濟社會不可分割,也就說不存在純粹的工業文,只有站位高,才能把握工業題材的命脈。

  在齊橙的作品《工業霸主》中,主角早期靠辛苦賺錢,制作電風扇;后來憑技術參與競爭,生產化肥設備;再依靠強大的國力,開始搞數控機床、芯片等,整個歷程幾乎就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起飛的縮影。在這部作品的寫作過程中,齊橙一直糾結于如何組織細節上的矛盾沖突,這顯然是一個作家的自覺意識,寫不好人物關系,作品就立不住。作家蔣子龍曾說:“即便是工業題材,最迷人的地方也不是工業本身,而是人的故事——生命之謎構成了小說的魅力。”齊橙的《材料帝國》的寫作在技法上往前邁了一大步,人物更接地氣,表現出日常生活中的家國情懷,很好地化解了小說和現實之間的矛盾。

  2019年10月,國家新聞出版署和中國作家協會聯合推介了25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主題網絡文學作品暨2019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齊橙的《大國重工》入選。這部作品具備更加開闊的視野,除了涉及工業生產、工業技術方面的內容,還有大量企業管理、國家戰略等方面的闡述。作品里出現了大量工業知識與經濟學知識,大量對工業體系、工業制造工藝的細節描寫,以及改革開放以來關于產業發展的國家政策。齊橙的作品網感十足,勇于將視點著力于新中國工業發展史上的問題與挫折,讀者從中可以深切感受到,如今的工業社會已經不再是冷冰冰的鋼鐵廠和礦山,而是奔涌而來牽動人的靈魂和社會神經的科技浪潮,工業的興衰提供了對于人類生存和發展的諸多思考,工業社會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成為國策的重中之重。

  對工業化進程進行全景式關注

  以科技發展為先導、制造業為核心,工業題材小說在網絡領域開疆拓土,對中國工業化進程進行全景式關注。“技術流”和“制造業”是工業題材網絡小說的核心題旨,無論是關注當下的《中國鐵路人》《大國工程》,還是穿越到古代、近代的《化工大唐》《明末工程師》,或是重生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工業之王》,抑或是以科幻、玄幻為外殼的《星際工業時代》《最終智能》等,都是以科技進步為故事推動力,通過制造業的長足發展,實現民族工業騰飛的強國夢。

  網絡小說長于借助時空交錯反映現實,而不同時空的技術變革,如由于穿越帶來的先進技術,更有利于作者在現代科技文明背景下表達價值立場。相對于傳統工業題材小說,網絡小說涉及的領域更加廣泛,包括日用品、建筑、鋼鐵、化工等,制造業涵蓋汽車、飛機、冶金裝備、礦山裝備、電力裝備等,可謂五花八門、琳瑯滿目。也有的作品不是典型的工業題材,而是以跨界的方式涉足這一領域,如愛潛水的烏賊在《奧術神座》中用量子理論架構奇幻世界,并推動科技工業發展。這些作品包含對中國工業化和現代化建設多方位的思考,共同建構起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宏大的文化視野,具有文化開放性和創造性的表征。

  工業要素和文學想象二元互動

  巧妙隱藏“金手指”,化專業知識為梗,站在時代發展的高度挖掘故事內涵,已成為工業題材網絡小說有別于其他類型網絡小說的特色。

  志鳥村的《超級能源強國》里的主角是一個畢業于重點高校的學生,他因緣際會來到勝利油田工作,成為在基層一線的石油工人,這個身份可以視為巧妙隱藏的金手指,為故事層層疊疊的展開,以及主角一路晉升直至走出國門揚威海外儲備了充足的能量。這種貼近現實的敘事方法,給讀者帶來的感動更為真切。如果說人物設定可以借助寫作經驗的話,那么在關鍵段落化專業知識為梗,就需要硬核的支撐。沒有豐厚的生活底蘊,沒有對時代發展規律性的認知,將虛擬現實衍變成有溫度的人生經歷,只能是水中望月。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我國尚未加入WTO,高精度數控機床技術還處在相對落后的狀態,海外勢力企圖以技術封鎖的手段壓制中國的發展。任怨的《神工》以詼諧的語言講述了水木大學學子郭泰來得到納米機器人系統后,成為精密加工領域大師,擁有九級鉗工技能,加工精度達到原子、分子級,完美彰顯中國工匠精神的故事。作品涉及眾多專業領域知識,以虛實結合的手法,反映了中國對外開放過程中當代精工技術艱難曲折的發展歷程。

  牛家一郎的《星際工業時代》是一部工業題材科幻小說,作品以熱血情懷對中國工業的未來進行了藝術化展望。第三次工業革命浪潮襲來,中國互聯網產業突飛猛進,大學生秦毅因此幸運獲得了科技塔,由此翻開了星際工業的時代篇章。太陽系變成了人類的后花園,太空中建起了農業基地、太空工廠,月球變身為一座城市,人類的目光伸向了浩瀚無垠的宇宙星空。作品通過現代人在不同時空和環境中的變化與成長,展示了工業世界全新的姿態和神奇的魅力。

  概而言之,工業題材網絡小說以中國社會現實為基礎,以全球工業文明為背景,不拘一格,融合科幻、穿越和魔法等多種文學類型,實現了工業要素和文學想象的二元互動,極大豐富了當代文學的表現內容,拓展了工業題材的表現疆域。從表象上看,工業題材網絡小說在藝術形態上與傳統工業題材小說有所不同,但它們的精神內涵是一脈相承的,而以“科技興國、重生創業”展現當今時代的精神訴求,恰恰體現了網絡作家的文學表現力和責任擔當。隨著時代的發展,工業領域未來將發生哪些變化,仍然需要我們去大膽探求和摸索。網絡文學雜樹生花、腦洞大開,優勢不言而喻。需要引起重視的是,任何題材的文學寫作,經過創新和變革之后,都將回到主流社會價值認同這個層面,網絡文學在表現形式、審美方式和傳播手段上的變化,最終必將以深刻反映時代精神為己任。

 

  (作者:馬季,系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研究員,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建構研究》〔18ZDA283〕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

姓名:馬季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