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發展
重新發現社區
2020年02月17日 18:37 來源:北京日報2020年02月17日 作者:劉佳燕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核心觀點

  ●今天的社區共同體,不是說要完全回到曾經的熟人社會,而應致力于塑造陌生人社會背景下有公民意識、情感聯系和責權共擔的社會人。

  ●重大突發事件和利益沖突,是社區共同體營造的試金石,也是營造契機。

  ●當前的疫情防控,在自上而下的行政安排之外,充分發揮自下而上的社區自組織的力量,建立社區自我管理、自我組織、互相支持、互相救助的機制,在平時實現有效組織的常態化,非常時期發揮關鍵性支撐作用。

  ●安全和健康是千百年來城市建設永恒的核心關注點,安全社區和健康社區營造是實現幸福和諧社會和“健康中國”戰略的根本落腳點。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全國各地城鄉社區成為“嚴防死守”的陣地,“社區利益”、“集體利益”成為宣傳單、橫幅上的高頻詞匯,涌現出一大批放棄過年回家和自我隔離的感人案例,但在部分小區、村莊也出現了特殊地區人群、外地租戶人員等被歧視、禁止進入、驅逐,以及個人隱私嚴重泄露等問題……這不得不讓我們深度思考社區治理和社區規劃的目標:我們要營造什么樣的社區共同體?

  社區共同體的再認識:從利益共同體到命運共同體

  國家推動社區治理,建設社區共同體,不僅是利益共同體,更是命運共同體——不能只依附于對利益的共享分配,更應著眼于對未來命運的共生呼吸;不應成為部分個體鎖定小團體既得利益的保護傘,抑或如古斯塔夫·勒龐筆下的“烏合之眾”,以群體之名逃避責任乃至各種約束。今天的社區共同體,不是說要完全回到曾經的熟人社會,而應致力于塑造陌生人社會背景下有公民意識、情感聯系和責權共擔的社會人。

  這次疫情的長周期潛伏、傳播面廣等特點,決定了防治工作重心很大一部分將從點對點的醫療救治轉向以社區為載體的面源管控,意味著不可能完全依靠政府24小時的監管,而依賴于基于共同命運和公民意識的社區共同體建設。重大突發事件和利益沖突,是社區共同體營造的試金石,也是營造契機。需要避免過度內向化、行政化、利益化取向,避免各掃門前雪甚至排斥異者的“精致的利己主義”,而應大力宣傳和培育理性自覺、互愛互助和責任擔當的公民意識,共建良序社區。

  社區行動組織力量:推進自助互助參與機制

  這次疫情防控的一大挑戰在于趕上“春運”這一世界每年最大規模的人口流動大潮。全球化背景下,高頻、高速、高量的流動和交往帶來當代社會的高風險特質,傳染病擴散更呈現出社會性、系統性的問題,很難通過單向的、垂直化、自上而下的行政力量全面控制,人們集體性合作的作用日趨凸顯。面對疫情,涌現出大量的社會力量,包括專業社會組織、臨時救援小組、志愿者等,展現出快速反應、整合力量、聯合行動的優勢,但同時也艱難應對著社會信用缺失的巨大挑戰,包括物資質量、交易誠信、臨時溢價、三無訂單、款項對賬等,映射出在傳統行政集中供給體系的直接規制之外,應對高度扁平化和流動性的社會網絡發展,社會信用體系和信任機制建構嚴重滯后的現實問題。西非埃博拉病毒的肆虐,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來自國家和社會之間的嚴重斷裂,帶來民眾不信任、不配合、與地方知識結合不足等問題。

  在國家和社會行動力量之外,還有一類依賴于社區的行動組織力量,展現出小社群、高度連接、熟人網絡的優勢,在應急行動、信息傳遞和互助服務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其中有兩類社區行動網的高效展現:一是經歷過非典考驗,街鎮-村社地方行動網絡積累了豐富的應急行動能力和居民動員能力,并獲得居民的信任和支持;二是社區鄰里網絡聯系緊密,擁有鄰里互助、志愿者隊伍等多種自組織形式,并與地方行政體系之間建構起良好的溝通和合作機制。這顯示出組織化和信任度成為現代社會動員中的關鍵因素,組織化提升行動能力,信任度降低行動成本,大部分社區社會組織在這兩個方面都具有一定的優勢和潛力,是社區防控工作的重要潛在力量。

  當前的疫情防控,不僅是一個個患者的救治戰役,或是醫藥研發的戰役,更是一場全民動員的陣地戰,還得回到社區,在自上而下的行政安排之外,充分發揮自下而上的社區自組織的力量,建立社區自我管理、自我組織、互相支持、互相救助的機制,在平時實現有效組織的常態化,非常時期發揮關鍵性支撐作用。可依托“樓門-小區-社區”微治理網絡體系搭建聯防戰線;推動既有的社區社會組織從興趣型向公益互助型的轉型升級;積極引導專業社會組織對接社區需求,為老年人、殘障人士等弱勢群體提供疫情無障礙信息、生活必需品和常用藥代購、居家康復和鍛煉等支持,為染病或疑似癥狀患者提供心理疏導、社工支持等心理社會支持;創新和推廣社工非面對面干預方法和平臺。

  營造安全社區和健康社區:以生活為本

  安全和健康是千百年來城市建設永恒的核心關注點,安全社區和健康社區營造是實現幸福和諧社會和“健康中國”戰略的根本落腳點。但目前各地的建設中存在重視硬件環境和設施建設而忽視健康安全意識和健康生活方式的普及,關注慢性病防治而對傳染病等特殊事件考慮不足等問題。這次疫情防控中,不少社區暴露出居民在公共衛生、文明養犬、良好生活和鍛煉習慣、社區救治能力、災疫后心理疏導等意識和能力等方面的普遍缺失,進而引發潛在風險和鄰里矛盾。由此重點建議:

  一是重視合理良好的社區空間環境塑造。營造良好的采光、通風環境,提供充足的室內外康體健身場所,方便脆弱群體、易感群體下樓即可開展基礎性的康健活動,應對重大事件和災害,或社區需要臨時封閉管理時,也可作為居民活動和避難場所。這次疫情防控過程中,部分社區出現了臨時砌墻堵路的無奈之舉,也顯示出在開放型社區規劃設計中需要統籌考慮封閉化應急管理的可能。

  二是在社區生活圈中全面融入防災防疫體系建設。目前很多地方已經將疫情的前期篩查診療職責下沉到社區,有限的醫療隊伍資源面對前線城市和大醫院已經供不應求,如果潛在和疑似患者規模繼續擴大,對于社區醫療資源將是巨大的壓力。應以基層社區衛生機構為觸角,整合線上咨詢和會診平臺,為社區診療、預防提供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技術支持;特別需要關注老年人等對線上技術不熟悉群體,提供便利操作和使用指導。社區衛生機構規劃設計中需要考慮重大安全事件發生時分區、隔離的空間配置要求,以及疫情防控緊急物資儲備。

  三是加強社區災害應急管理機制建設和社區教育。建設和完善社區災害應急管理的平時預防機制、資源動員機制、參與機制、災害防救能力建設機制,以及災害后的傷害評價、安全監測和修復機制;制定社區應急預案,組建社區災害防救組織和志愿者隊伍;加強對于個體、家庭、社區兩委、社區(家庭)醫生等對于社區災害和重大安全事件的防控意識、公共衛生倫理意識、應急處理能力、自救互救技能等的基本教育和培訓,發放指導手冊,將其作為常態化社區教育的內容。

  四是構建健康安全監測和防控管理信息技術平臺。面對自媒體時代鋪天蓋地的信息傳播,搭建有公信力的信息監測和傳播平臺,對于降低社會恐慌、減少不良效應的擴展與傳播具有重要意義。從這次疫情防控工作來看,應重點保障疫情、防護、醫療就診和民生保障這四類信息的定時更新和公開。有條件的地區可以依托網格化管理平臺、融媒體中心、云服務平臺、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整合信息采集與更新、綜合評估、病例跟蹤、數據預測等功能,加強數據動態監測、風險評估、人員排查、防疫提示和預警管理。

  這次的疫情危機,是危,更是機;有天災因素,更需要對治理的反思。古埃及尼羅河洪水退去后留下肥沃的河沙土壤,被譽為“尼羅河的贈禮”。臺灣921地震、汶川地震、日本阪神地震都帶來人們對于自然災害下尋求自助互助的關注,引發社區營造的浪潮。

  (作者為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劉佳燕 工作單位:清華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