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邊界與通道:昆曼國際公路節點中老邊境磨憨磨丁的人類學研究
2020年02月21日 09:38 來源:《民族研究》2016年第4期 作者:朱凌飛 馬巍 字號
關鍵詞:邊界;通道;節點;昆曼國際公路;磨憨;磨丁

內容摘要:

關鍵詞:邊界;通道;節點;昆曼國際公路;磨憨;磨丁

作者簡介:

  【摘要】邊界將緊密相鄰的中國磨憨和老撾磨丁相區隔,而昆曼國際公路又成為將兩者相連接的通道。在歷史分層中,作為一種“中斷”和“差異”的形式,磨憨與磨丁之間的邊界體現出模糊、潛隱、凸顯的特征;而作為一種“連接”和“連續”的手段,穿越磨憨與磨丁的通道也包涵了社會文化、國際政治、全球經濟等層面的屬性。通道與邊界在磨憨、磨丁的交叉,使口岸成為一種必然的結果,并具備了接觸點和中介的意義。昆曼國際公路的建設與使用使磨憨、磨丁的區位特征發生了根本的轉換,成為全球網絡中的重要節點。對國家邊界、國際通道、全球化網絡節點的人類學研究,將促使我們對舊有的“中心”概念進行重新界定。

  【關鍵詞】邊界;通道;節點;昆曼國際公路;磨憨;磨丁

  【作者簡介】朱凌飛,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云南大學西南邊疆少數民族研究中心副教授;馬巍,云南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碩士研究生。

  一、問題的提出

  20世紀末葉以來,人文社會科學界普遍經歷了引人矚目的“空間轉向”,成為當下知識和政治發展過程中最為舉足輕重的事件之一。自然,人類學也經歷了或正在經歷著這一轉向的過程,而“邊界”與“通道”這兩種具有不同意涵的空間形式正在成為此一學科的研究焦點。如麥克爾?赫茲菲爾德即指出,“現今的人類學并不排斥族群研究,但目前它更熱衷于‘邊界’問題的研究——一個存在于兩者之間的地區,一個雙方可以相互接觸的地區,一個群體間的斷裂有所彌合的地區”,他從人類學的視角賦予“邊界”這一空間形式以“兩者之間”的意義,并彰顯出其“斷裂”和“彌合”的特質;又如麻國慶也談到,“在一定程度上講,我們區分村社、區域、國家的邊界時,實際上也是在強調它們之間的聯系紐帶”,他著意指出,在區域間形成區隔之時,“連接”才是更值得探討的話題。而道路,尤其是跨越邊界的道路,顯然正是一種具象的、可切實把握的“彌合”方式和“聯系紐帶”。如周永明就提出從跨學科的角度來研究“路學”,探討道路的建設和使用對“整個區域”的社會、經濟、文化和生態的影響,其焦點正是道路的“連接”特性。在當今全球聯系不斷增強、全球意識不斷崛起的歷史進程中,使不同人群之間形成區隔的邊界和得以連接的道路,以及不同聚落之間的相互關系,正在成為人類學理解全球化時代社會文化變遷趨向的關鍵所在。

  在人類學的視域中,邊界是指“政治、社會、文化和自然方面的中斷和差異”。究其本質,邊界可被視為人們在認識其生存環境和進行身份認同的過程中所采取的一種分類手段,實際上是一種人工制品。道路也是人類與其生存環境互動過程中的直接產物,但與邊界的“中斷”和“差異”不同,道路具有“連通”和“連續”的顯著屬性,使其分別在空間和時間上體現出無限延展的特征。因而,當人和物在沿著道路移動時,勢必在某些位置上產生停頓和匯集,進而形成“節點”。這些節點多表現為不同形式、規模、功能的地域性聚落,如市鎮、村落、關卡等,具有明顯的區位性特征,而道路在穿越邊界時所形成的節點更具有特殊的意味。正是在這一層面上,道路可以被理解為通道,聚落可以被看作節點,而邊界聚落則因道路的穿越而具有了全球網絡之節點的意義。需要注意的是,全球化本身就是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一種現象,而邊界、通道、節點等作為一種人工制品或文化景觀,也有其產生、發展、變遷的過程,必須放在不同的歷史分層中進行考察。

  基于此,我們自2013年初起即對昆(中國昆明)曼(泰國曼谷)國際公路進行了持續的研究,從人類學的角度探討這條道路的建設與使用所導致的人口流動、商品流通、信息流轉對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社會、文化所帶來的影響。在這一過程中,我們對昆曼公路在穿越中老邊境時所導致的一系列實際的和象征的問題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為此,我們將中國磨憨和老撾磨丁兩個跨界緊鄰的村莊作為田野點,進行了前后共3個多月的調查。緊鄰老撾的磨憨村委會隸屬于云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勐臘縣磨憨鎮,下轄14個村民小組,共有村民611戶,2630人,包括漢族、傣族、哈尼族、瑤族、苗族等民族;緊鄰中國的磨丁村(Boten)隸屬于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南塔省(LouangNamtha)南塔縣,現有村民244戶,1075人,包括泰族、老族、苗族等族群。磨憨與磨丁原本山水相連、唇齒相依,卻被中老邊界劃分于兩個不同的國家,而昆曼國際公路則又將兩個村莊以一種顯著的形式連接起來。也就是說,邊界和通道這兩種相互對立的空間形式在這一區域形成交叉,產生了一種獨具意味的空間場域。在此,我們將在“一種時間與空間、歷史和未來的交融狀態,一種穿越真實和想象、中心與邊緣的心之旅程”中,圍繞這一空間場域中的相關問題進行思考。譬如,邊界的區隔對當地人意味著什么,或者說當地人是如何對待邊界的?通道是否已經將兩個村落連接為一個整體區域,而這一區域與更為廣闊的外部空間是一種什么關系?在不斷調整的世界格局之中,區域的全球性區位又將發生怎樣的轉換,其意義何在?我們對這些問題的思考,對于人類學從空間層面對邊界和道路的研究、對全球化相關問題的探討具有一定的學術價值,對于強調“互聯互通”的“一帶一路”開放發展布局也體現出應有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作者簡介

姓名:朱凌飛 馬巍 工作單位:云南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