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評論
如何評價“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
2020年02月21日 11:43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者:朱雪梅 字號
關鍵詞:課堂教學;教學評價;學生

內容摘要:課堂就像是永遠的“黑箱”,蘊藏著太多的奧秘,而課堂教學評價就是為了揭示“黑箱”中的奧秘,為了探尋未知中的有知。在大數據時代,課堂教學評價的理念、方法、工具與路徑正面臨著轉型變革的迫切需求,也必將對傳統的課堂教學評價帶來巨大沖擊。

關鍵詞:課堂教學;教學評價;學生

作者簡介:

  課堂就像是永遠的“黑箱”,蘊藏著太多的奧秘,而課堂教學評價就是為了揭示“黑箱”中的奧秘,為了探尋未知中的有知。在大數據時代,課堂教學評價的理念、方法、工具與路徑正面臨著轉型變革的迫切需求,也必將對傳統的課堂教學評價帶來巨大沖擊。

  “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是如何進行的

  當前,我國的課堂教學評價活動普遍采用“庭辯式”聽評課活動,對教學過程及效果進行定性化的觀察、診斷與建議,屬于表現性評價方法的運用,包括采用觀察法采集課堂中教與學的表現性行為信息、采用研討法對觀察的信息進行診斷并提出改進建議。這種評價方法的顯著優點是簡便易行,不管是授課者還是聽課者都能結合自己觀察到的信息與教學經驗評估教學質量。

  但是,這種評價方法的缺點也顯而易見。它是一種隨意性很強的經驗式、印象式觀察與評判活動,因為觀課前沒有設計系統性的、邏輯性的、結構化的方案,執教者與觀課者之間缺少溝通與反饋,所以普遍存在評價主客體相對立、評價手段與評價理念相脫節、評價路徑與教學過程相游離等問題,并且存在著就課論課、只關注教學任務落實而忽略人的發展性追問等方面的問題。

  “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是指,包括學生在內的觀察者與執教者,依據標準與教學觀察,對教與學的過程及成效進行交互共建的結構化價值判斷系統。其中,“多元”指評價主體、目標、內容、方式是多樣的;“交互”指評價者與評價對象、過程與結果、教與學之間的互動交往。其核心觀點是“教—學—評”一體化,認為評價是鑲嵌于教學體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是多元主體之間相互學習、彼此促進、共同建構的過程。

  “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是一個研究共同體有目的、有組織、有依據的評估活動,根據角色的差異,評估方式有所側重,如專家診斷性評估、同行研究性評估、執教者反思性評估、學生習得性評估,從而形成多元主體相互協作、交互的良好氛圍。“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是基于證據采集的行動研究,即依據定量與定性相結合的觀察表,獲取表現性行為數據與信息,對偏差性教學行為,建立以人為本的“評估—指導—塑造—再評估”循環跟進式行為矯正路徑,從行為評估、行為指導、行為重塑等三個維度構建矯正策略。其中,“評估”是基于課堂觀察進行診斷與分析,“指導”是基于行為標準制定改進方案,“塑造”是基于課堂實踐施行刺激與強化。評價研究的目的是在結構化的項目實施過程中,解決存在的問題,促進人的發展。

  “多元交互式”數字化課堂教學評價平臺呈現出何種風貌

  探索將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技術融合于“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體系,力圖通過長期努力建成課堂教學評價大數據平臺,為精準化教學質量診斷提供分析工具,為教學管理決策提供參考證據,是新的時代性研究課題。

  “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平臺的研發依照“課堂觀察+互聯網+數據思維=科學的課堂教學評估”評價思路,采用“面向服務的架構”(SOA)標準及J2EE開放技術平臺,引入文字輸入、語音識別、圖像識別、視頻捕獲等技術,建成了集數據采集、數據存儲、數據處理、查詢檢索和分析挖掘等功能為一體的應用系統,包括電腦版、APP版和微信小程序系列應用程序。

  “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平臺是集觀課、評估、科研、管理等功能于一體的評價工具,通過嵌入供專家、同行、學生和執教者等多元主體選擇使用的各類課堂觀察工具量表,利用手機、平板電腦與計算機等移動終端,采用行為編碼方式在聽課過程中采集教與學的表現性數據信息,通過后臺計算與圖形化處理后,直接為評估結論提供客觀的量化證據,并生成定量與定性相結合的可視化決策報告,從而實現科學的課堂診斷。當前,平臺中共有中小學15門學科、10類主題、55份課堂教學評價量表,每一評價量表制定了一級指標與二級指標,每項觀察指標按“可觀察的學習結果的結構”(SOLO)分類理論設計五等級制評價標準。所有評價量表的指標與標準的設計均指向發現、協作與建構,體現標準、教學與評價的一致性,以幫助教師智慧教學、學生個性化學習。

  總的來說,“多元式交互”課堂教學評價平臺能準確展示各個觀察量表的指標,克服了傳統評課標準不一的缺陷。它利用手機、平板電腦等移動終端,完整采集課程數據,替代了傳統的紙筆聽課,使課堂教學評價過程清晰可見。該系統從定量和定性兩方面對課堂進行客觀、科學評估,提出多元化建議,幫助執教者與觀課者有針對性地改進不足,提升教學質量,促進專業發展。同時,教學過程中獲取的所有評價信息均在后臺進行處理與分析,提供的多元化分析結果與報告則為教學管理者提供了決策依據。因此,基于數字化平臺的“多元式交互”課堂教學評價內涵有了新的延伸,核心理念為“教—學—評—研—管”一體化,其基本模型如圖所示。

  “多元交互式”數字化課堂教學評價解決了哪些實踐難題

  “多元交互式”課堂教學評價平臺盡管誕生的時間并不太長,但其基于標準的數字化評價理念與方式在全國范圍內得到了廣泛關注,越來越多的專家、學者、教師加入到了研究的行列,至今已有20多個省份的2萬多名教師利用本平臺開展課例研究。

  筆者利用小學語文課《曉出凈慈寺送林子方》數字化課堂觀察報告的部分信息,研究“有效的師生交往”的特點和規律。綜合來看,該課主要優點有:一是教師的講解能力強,講解行為占比15%,著重引導學生如何通過朗讀深入理解詩的內涵,屬于啟發式講解。二是教師有針對性和激勵性的點評用語占比分別為6%、7%,其中有不少是評價學生的朗讀水平和朗讀的進步,很好地促進了學生朗讀能力的提升。三是教師提問、學生回答與及時理答(教師對學生回答問題的反應和處理——編者)的交往方式運用嫻熟,分別占比20%、15%,教師主要是通過精心預設的問題激發學生想象、描繪西湖六月荷花的美麗盛景,幫學生體會詩人的情感。四是在教師的激情感染下班級氣氛熱烈,學生樂于表達、個體表現突出的占比為12.35%。

  但是,本課的行為統計數據,也說明存在一些值得改進的問題。如學生交流相互評議、學生質疑教師理答、學生討論的交往行為比例都比較低,使得學生理解深度不夠,學生主動性與個性化學習體現不足,未能體驗詩人是用接天的蓮葉、映日的荷花反襯自己心中的孤獨寂寞之感。所以,針對本課的改進建議為,適當增加學生的交流評議和討論,鼓勵學生質疑提問,通過追問與補問引導學生分析詩人內心的情感。

  上述研究課例表明,基于課堂教學評價平臺的應用能夠著力解決以下問題:一是以信息技術推動課堂評價變革,用移動終端替代傳統紙筆聽課工具;二是將課堂觀察表及行為標準嵌入平臺,克服傳統評課缺乏標準的問題;三是課堂評估基于移動互聯網,克服傳統聽評課受到時空限制的問題;四是進行數據分析與可視化呈現,克服傳統評課無科學論據的問題;五是多元化評價主體交互協作,克服傳統評課主體單一的問題。

  “多元交互式”數字化課堂教學評價是將專業化評價標準與工具嵌入數字化平臺,使教學評價與互聯網、大數據技術建立有效關聯,使教學評價走向數字化、標準化、多元化、交互式,從而實現評價范式從經驗性評價轉向數據決策性評價。但是,作為一項開創性研究,如何獲得客觀真實的課堂教學行為大數據、如何利用人工智能提高課堂教學信息采集的效率、如何解決教育大數據人才匱乏等問題,均是我們面臨的嚴峻挑戰。

 

  (作者系南京師范大學教師教育學院教授,本文系全國教育科學規劃“十三五”重點課題“基于大數據平臺的課堂教學行為評價研究”與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未來學校實驗研究課題“課堂觀察大數據平臺的研發與運用”成果)

作者簡介

姓名:朱雪梅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