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本網首發
當前國際油價暴跌的地緣政治分析
2020年04月06日 22: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李永虎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自2016年國際油價暴跌至每桶30美元后,沙特和俄羅斯開始削減石油產量、穩定石油價格,形成了“歐佩克+”利益聯盟,并達成每日減產210萬桶石油供應的共識。不過,沙特希望到2020年將這一數字提高到360萬桶。3月6日,在維也納舉行的OPEC總部會議上,沙特正式向俄羅斯提議:歐佩克與俄羅斯應在現有減產基礎上,每日再減產150萬桶,也就是減少全球約1.5%左右的石油供應量,以應對因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而導致的石油需求銳減。但是,俄羅斯拒絕了該提議,雙方并未達成一致。作為回應,沙特遂宣布將本國石油日產量提高到1000萬桶以上,并以大幅折扣(下調4至7美元/桶)向市場供應原油。

  沙特和俄羅斯各自立場

  從沙特方面看,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產出國,如純粹從商業競爭角度考慮,沙特實施的即是所謂“低價傾銷”,從而打垮競爭對手的策略。沙特的勝算在于,對石油生產國而言,特別是像俄羅斯這樣經濟相對單一的國家,其國家預算的基礎是油價不低于某一閾值(一般認為,俄羅斯要實現收支平衡,油價須維持在40美元/桶左右)。如果價格跌破這一水平,時間一長俄羅斯就會出現財政崩潰。而現在還沒有哪個國家的石油生產成本能與沙特相比:沙特現在每開采一桶原油只需2.80美元,而埃克森美孚和俄羅斯石油公司的成本則分別約為16美元和20多美元。據彭博社報道,沙特私下還告知一些市場參與者,如果有必要,他們還可大幅提高產量,甚至能達到創紀錄的每日1200萬桶(沙特目前的日產量約為970萬桶)。

  如果考慮到地緣政治因素的話,沙特此舉除了和俄羅斯形成經濟層面的對峙外,還意在以降低價格的措施,進一步加劇石油市場供給過剩的局面,起到打擊伊朗、削弱俄羅斯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

  從俄羅斯方面看,在如何更好地平衡全球能源市場的問題上,俄羅斯總統普京與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根本分歧在于,沙特指望所謂“OPEC+”的聯盟就能控制國際原油市場供給從而讓價格上漲,但俄羅斯在努力阻止價格上漲。2016年,俄羅斯與歐佩克所達成的產量協議,本意是希望通過協調減產共同推高油價,結果事與愿違。一邊是OPEC、俄羅斯的減產,另一邊卻是美國頁巖氣企業不斷提高產量,乘機搶占了減產讓出的市場份額。所以,俄羅斯認為這種限制供應的政策只能讓美國漁翁得利。

  俄羅斯不同意減產除了市場份額的考慮外,與美國之間的緊張關系也是重要原因,特別是與近期美國對俄方“北溪2號”管道項目及其石油公司的制裁有關。簡單來說,俄羅斯在與沙特的油價競爭意在向美國施壓。表面上看,原油價格降低,對美國普通消費者是好事。特朗普發推文也在鼓吹油價下跌“對消費者有利”,俄羅斯降低油價看似是在選舉年幫助特朗普。但是,特朗普和普京都沒有明說的潛在危險是,低油價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其副作用遠超消費者得到的實惠。

  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的數據顯示,近十年來,隨著美國對石油鉆探技術的大力研發,美國能源產業迎來了頁巖油開采技術革命。2010年以來,美國原油產量一直增長。2015年以來,美國能源出口量超過了進口量。2018年9月更是達到創紀錄水平——超越俄羅斯和沙特,已經達到了驚人的日產量接近1100萬桶,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產國。油價暴跌,意味著美國產油地區將受到嚴重打擊。美國的頁巖油生產商將會放慢鉆探投資,并大量裁員。當然,能源危機的爆發從來都不會是局部性的行業危機,不僅企業投資和工人家庭收入受影響,各州的稅收、教育、基礎設施和其他公共服務都會被波及。因此,國際評論界一致認為,目前低油價對美國消費者的好處遠沒有對其石油企業和就業率的傷害大,對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提振作用微乎其微。

  “焦土戰略”只為重回談判

  在沙特剛剛放言要將其日產量提高到1000萬桶以上時,3月10日,俄羅斯石油部長也聲稱,俄也可以在一個月內將產量提高一倍。對于兩個以石油為經濟命脈的國家不顧財政崩潰的危險相互叫板,可以被認為是“焦土戰略”:在一場消耗戰中,勝利者不是擁有壓倒性力量的一方,而是擁有更強承受破壞能力的一方。那么雙方各自能承受的破壞力限度有多大呢?沙特宣稱有5000億美元外匯儲備作后盾,但是有不少評論文章指出,長期的低油價將使沙特的國家預算吃緊,并有可能引發沙特貨幣里亞爾貶值,從而削弱投資者的信心。

  俄羅斯只有15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石油和天然氣等自然資源的出口創匯占其財政收入的一半。俄羅斯前經濟部副部長米哈伊爾·德米特里耶夫(Mikhail Dmitriev)曾表示,即便油價回升至每桶40美元,仍會造成“一種危險的局面”。據媒體報道,俄羅斯2019年的通脹率達到兩位數,而為苦苦掙扎的俄羅斯公司紓困的主權財富基金也已幾經耗盡,不少工廠關閉也加劇了民眾的不安。俄羅斯不但要應付國內的財政危機,還要應對當前俄土之間就敘利亞的軍事干預問題而產生的激烈摩擦。因此,俄羅斯的確是在兩條戰線上作戰。

  因此,這場圍繞原油供給引發的油價暴跌,雙方都很清楚這樣的結果對誰都沒有好處。這一點從發動價格戰的沙特一方的最終訴求也可以看出。國家之間的競爭畢竟不能靠低價就能把對方擠兌出市場,沙特打價格戰的目的最終還是要“以戰促和”。不過,站在沙特這一方看,如果這場價格戰變得曠日持久,油價一步步下跌,即使達到了重樹石油市場霸主地位的目的,最后自身也只能落個“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結果。

  啟示與建議

  從國際油價暴跌引發世界金融市場震蕩中我們可以看到的一個顯見事實,那就是石油早已不單是經濟資源,更是國家的重要武器。自從1973年10月沙特領導的阿拉伯國家聯盟突然停止了石油運輸,以應對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后,石油就已經成為了一個重要的戰略武器——那場石油禁運直接使每桶石油的價格翻了兩番,由此對依賴石油的西方經濟體造成了巨大沖擊,民眾生活成本大幅上升、大規模失業和社會不滿情緒日益加劇。而近半個世紀后,今天的石油危機與其說是由原油浮動價格決定,不如說是由原油的地緣政治決定。

  對我國而言,國內外分析人士對油價暴跌大多持較樂觀態度。2019年,中國總計進口37億桶(5.06億噸)石油,較2018年增長9.5%,這是中國連續第17年增加石油進口。因此,作為石油進口第一大國,中國必將成為沙特、俄羅斯邀約的對象。

  國際原油價格下跌有利于中國釋放內部壓力,為恢復經濟發展贏得時機。由于前期豬肉供應短缺以及新型冠狀病毒暴發造成的供應中斷,中國1月份的通貨膨脹率飆升至5.4%。現在較低的油價將有助于國家節省巨額成本,緩解通脹壓力。央行也有了更多的回旋余地,可以在不太擔心通脹壓力的情況下實施強有力的貨幣政策。特別是在當前國內疫情逐漸明朗情況下,原油成本大降將為我國積極復工復產提供良好外部條件。

  從當前全球經濟下行、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的態勢看,各國對石油需求的下降潛藏著一定程度的全球金融危機風險,需要警惕低油價導致產油國家財政、貨幣體系崩盤,從而給全球金融市場帶來的動蕩。近年來,習近平總書記在不同場合多次強調,要增強憂患意識,未雨綢繆,精準研判、防范化解經濟領域可能出現的重大風險,重點就是防控金融風險。在黨的領導下,經過多年建設我國應對風險的物質基礎不斷增強、應對外部沖擊的能力不斷提升,只要我們保持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不變,是能夠因勢利導地利用此次油價暴跌的外部環境,實現今年經濟社會發展的目標任務。

 

   (作者單位:西安外國語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李永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