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
中國侵權法四十年
2020年02月21日 08:17 來源:《法學評論》2019年第2期 作者:程嘯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程嘯,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

  內容提要:改革開放至今四十年,中國侵權法立法與司法解釋的制定經過了四個發展階段,當下正在進行的是作為第四個階段的民法典分編侵權責任編的編纂。四十年來,中國侵權法的研究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出版了大量的教科書、體系書與專著,也翻譯了不少美國、日本以及歐洲的重要侵權法著作。理論創新方面,主要體現在侵權法與債法分離、一般條款理論、違法性與過錯的關系、相當因果關系說的引入、多數人侵權責任體系的建構與完善、死者人格利益的保護、安全保障義務理論、醫療損害責任的統一、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以及損害賠償法等方面。

  關 鍵 詞:改革開放四十年/侵權法/民法典/Forty-years' Reform and Opening-up Policy/Tort Law/Civil Code

  標題注釋:本文是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網絡環境下民事權利的侵權法保護研究》(項目編號:18AFX016)的階段性成果之一。

  1978年,我國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此后披荊斬棘,篳路藍縷,至今已然四十載。四十年在人類歷史是短暫的一瞬。然而,對于中國而言,改革開放的四十年是從政治、經濟到社會、文化、法律等各個方面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四十年。經濟上,終于擺脫了僵化的指令性計劃經濟,建立并不斷完善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人民生活日益改善;政治上,力行法治,實行依法治國,以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為目標,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基本宣告建成,社會主義法治建設事業蒸蒸日上。當下,作為幾代民法學人夢想的中國民法典編纂工作亦在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值此之際,法律人回顧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不可謂不感慨萬千!唐太宗云:“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本文系統梳理四十年來中國侵權法立法與司法解釋的發展歷史及研究成果,既是希望全面展現改革開放以來我國侵權法學的成就并總結經驗,更期望藉此對中國民法學未來的發展與中國民法典編纂提供一些有益的啟示。

  一、四十年來侵權法立法與司法解釋的發展歷程

  誠如學者所言,“中國民事立法用短短四十年的時間走過了西方數百年的道路,不僅構建了市場經濟的法律體系,而且構建了民事權利的基本體系,為制定民法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①就中國侵權法而言,四十年的時間里,無論是相關法律的制定還是司法解釋的頒布,都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總體上來說,可以將這一發展過程按照以下時間節點分為四大階段。

  (一)1978年—1987年:改革開放伊始到《民法通則》的頒行

  《民法通則》頒布之前,“文革”剛剛結束不久,百廢待興,無論是研究侵權法的學者,還是處理侵權案件的法官,基本上都沒有作為研究對象或適用對象的侵權法條文可言。唯一可作為依據的就是1979年2月2日頒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事政策法律的意見》。這一司法解釋性質的文件只用了1條,不超過300字,對人身損害賠償、損壞財物的賠償責任以及未成年人侵權責任等三方面問題作了簡單抽象的規定。然而,隨著改革開放的進行,社會生活中發生的侵權行為增加,所涉及的問題也遠遠不止這些了。1984年8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事政策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該意見第九部分“損害賠償問題”用了10條對過錯責任、共同侵權、動物致害責任、有毒物品致害責任、侵害財產及人身的損害賠償等作出了規定。顯然,該司法解釋對侵權責任的規定更加全面一些,也為兩年后通過的《民法通則》奠定了基礎。②

  1986年4月12日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審議通過,并于1987年1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通則》,是新中國第一部調整民事關系的基本法律。它全面詳細列舉了民事主體享有的財產所有權和與財產所有權有關的財產權(即物權)、債權、人身權、知識產權等民事權利并給予了相應的保護。故此,《民法通則》被國外譽為“中國的人權宣言”。③可以說,也正是從《民法通則》開始,中國侵權法的法律體系和理論體系才逐漸開始建立并日趨發展完善。一方面,《民法通則》打破了傳統的侵權行為之債的觀念,采取了民事責任的模式,即規定無論侵權行為還是違約行為所產生的法律后果都是民事責任,而非意定之債或法定之債。《民法通則》單列“民事責任”一章,對民事責任的共性內容、違約的民事責任、侵權的民事責任以及民事責任的承擔方式做出了規定。尤其是《民法通則》突破傳統大陸法系的理論束縛,不再將侵權行為的后果限制于損害賠償,而是建立了更為豐富的侵權責任承擔方式,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返還財產,恢復原狀,賠償損失,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這些規定都為此后我國侵權法的單獨立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另一方面,《民法通則》建立了以過錯責任為原則(第106條第2款),無過錯責任(第106條第3款)、公平責任(第132條)等為例外的歸責事由體系,并據此采取了對一般侵權行為用一般條款加以規范,對特殊侵權逐一具體規定的立法模式。《民法通則》第106條第2款借鑒《法國民法典》第1382條與第1383條,對過錯責任做了較為寬泛的規定,既沒有在構成要件中區分違法性與過錯,也未將侵權法的保護對象分為權利與利益并在此基礎上設置不同的侵權要件。同時,《民法通則》又分別對國家賠償責任、產品責任、高度危險致害責任、環境污染責任、地面施工致害責任、物件損害責任以及動物致害責任等適用無過錯責任或過錯推定責任的特殊侵權行為做出了規定。

  (二)1987年—2001年:《民法通則》的頒行到兩個重要司法解釋的頒布

  《民法通則》頒布后,立法機關又陸續頒布了《產品質量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國家賠償法》等重要的法律。這些法律對產品責任、不正當競爭行為、國家賠償責任等侵權行為做出了具體詳細的規定。其中,在我國侵權法發展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的規則與制度有三:其一,產品缺陷的判斷標準。《產品質量法》第34條將產品缺陷界定為“產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財產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險;產品有保障人體健康,人身、財產安全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是指不符合該標準。”該標準以產品是否具有不合理的危險作為認定缺陷的基本依據,又考慮到國家標準與行業標準中的強制性標準,有利于維護廣大民事主體的合法權益。故此,《產品質量法》雖歷經多次修改,但該缺陷判斷標準則一直被保留下來。其二,關于死亡賠償金與殘疾賠償金的規定。依據《民法通則》第119條,侵害公民身體造成傷害的,只是賠償醫療費、因誤工減少的收入、殘廢者生活補助費等費用;如果造成死亡的,還應當支付喪葬費、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等費用。這種賠償的范圍顯然沒有考慮到受害人因生命權、健康權被侵害而遭受的未來的財產損失,只是賠償殘廢者生活補助費或者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其數額明顯偏低。《國家賠償法》首次在法律上承認了人身傷亡損害賠償中的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并明確了殘疾賠償金應當根據喪失勞動能力的程度確定,同時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與被扶養人生活費可以并存。這一規定為今后我國人身損害賠償法律制度的完善提供了法律依據。④其三,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建立。1994年1月1日起施行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首次建立了我國的懲罰性賠償制度,該法第49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一倍。”⑤這是我國法律上首次對懲罰性賠償的規定。通說認為,《消費者權益保護》本條確立了作為合同責任的懲罰性賠償,⑥其實這一規定為我國侵權法中懲罰性賠償的建立奠定了堅實基礎。

  為了適應《民法通則》頒行后的民事審判的需要,最高人民法院頒布了大量的民事司法解釋,其中,除了對《民法通則》進行整體性解釋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外,在侵權領域還包括《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等。上述司法解釋中最為重要的就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人身損害賠償解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精神損害賠償解釋》)。盡管這兩個司法解釋僅適用于特定的領域,然而,它們確立和完善了許多侵權法中的重要規則與制度,對于此后我國侵權法立法、司法以及學術研究都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正因如此,本文將《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精神損害賠償解釋》的頒布作為我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侵權法立法和司法解釋中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具體來說,《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確立的重要規則及創新之處在于:(1)首次確立了安全保障義務并將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的侵權責任區分為兩種類型;(2)明確了共同加害行為中的“共同”包括主觀共同與客觀共同,并首次明確規定了共同危險行為制度;(3)對校園事故責任做出了詳細的規定;(4)對法人侵權責任、雇主責任、定作人責任、幫工責任做出了區分,同時明確了工傷保險賠償與第三人侵權賠償之間的并存關系;⑦(4)對《民法通則》第126條進行解釋,擴張了物件損害責任的適用范圍;(5)對人身傷亡的財產損失的賠償范圍及計算方法做出了規定,尤其是明確了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采取定型化賠償的計算方法。

  《精神損害賠償解釋》確立的重要規定及創新之處在于:(1)詳細確認了侵害他人人格權和人格利益等合法民事權益者,應當承擔精神損害賠償責任;(2)借鑒《德國民法典》第823條與第826條的模式,區分人格權與人格利益給予不同程度的保護,對于侵害人格權只需要具有過錯即可,而侵害人格利益則要求必須是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的方式;(3)將人格尊嚴權和人身自由權作為一般人格權予以確認,同時區分了身體權與健康權;(4)將監護權遭受侵害情形予以明確并給予相應的保護;(5)否定了法人的精神損害賠償,并在原則上否定了侵害財產權益的精神損害賠償責任,只規定了一種特別例外的情形,即具有人格象征意義的特定紀念物品,因侵權行為而永久性滅失或者毀損的情形。

  (三)2001年—2010年:兩個司法解釋的頒布到《侵權責任法》的施行

  2009年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侵權責任法》,自2010年7月1日起施行。《侵權責任法》的頒行是我國民事立法史上一件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侵權責任法》是保護民事主體合法權益,明確侵權責任,預防并制裁侵權行為,促進社會和諧穩定的民事基本法律,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中的支架性法律。⑧首先,《侵權責任法》的頒布,意味著在立法上,侵權法與債法真正地實現了分離,⑨《侵權責任法》成為我國侵權領域的基本法。至此,我國形成了以《侵權責任法》為基本規范,以《產品質量法》《消費者權益保護》《食品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等單行法中的相關規定為特別規范的一個完整的中國侵權法律規范體系。其次,作為侵權領域的基本法,《侵權責任法》對侵權行為共同適用的規則與制度做出較為系統的規定。該法第1章至第3章對侵權法的保護范圍、歸責原則體系、多數人侵權責任、減責與免責事由、連帶責任與按份責任、責任承擔方式、損害賠償的范圍等共性問題作出了詳細規定,使得我國侵權法更加完善。最后,《侵權責任法》以協調自由與安全這兩項基本價值為宗旨,其許多規定很好地防范了一些立法出于部門、行業利益的考慮而損害廣大民事主體合法權益或不合理地限制人們自由的弊端。⑩例如,依據《侵權責任法》第6條第2款與第7條,無過錯責任與過錯推定責任被置于“法律保留”(Gesetzesvorbehalt)之下。除了法律,其他任何立法無論是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還是政府規章,均不得規定無過錯責任或過錯推定責任。

  從《人身損害賠償解釋》《精神損害賠償解釋》頒布到《侵權責任法》制定,在這十年內涉及侵權責任的,還有兩部非常重要的法律。一是《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事故是一類極常見的侵權責任,然而,在長達十余年的時間,我國卻沒有專門規范道路交通事故的法律,而只有作為行政法規的《道路交通事故處理辦法》(11)加以規范。這種狀況到2003年得到了改變,當年10月28日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道路交通安全法》,該法不僅對機動車與機動車之間,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交通事故時侵權責任歸責原則、減責免責事由等做出了規定,還建立了有利于保護受害人的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制度。二是《食品安全法》。該法首次在侵權責任領域中引入了懲罰性賠償責任,其第96條第2款規定:“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銷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銷售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的賠償金。”(12)

  (四)2010年—2018年:《侵權責任法》的實施到民法典侵權責任編的編纂

  《侵權責任法》頒布后,最高人民法院相繼頒布了若干侵權法方面的重要司法解釋,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若干問題的通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醫療損害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等。上述司法解釋對于《侵權責任法》的適用問題,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環境侵權責任、食品藥品侵權責任、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的侵權責任、醫療損害責任、海洋自然資源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等特殊侵權責任中的構成要件、減免責事由、責任的承擔、訴訟主體等問題作了詳細的規定。

  2014年10月,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明確提出了要“編纂民法典”。從此,我國民法典的編纂工作開始進入快車道。2016年6月,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黨組向中共中央匯報了關于民法典編纂工作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工作安排等重大問題,習近平總書記主持會議,聽取并原則同意該匯報,并就民法典編纂工作作了重要指示,為編纂民法典提供了重要指導和基本遵循。民法典將由總則和各分編組成。最高立法機關的工作安排是編纂民法典采取“兩步走”的工作思路進行:即第一步先出臺民法總則,第二步編纂民法典各分編,適時出臺民法典。(13)2017年3月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審議通過《民法總則》,完成了民法典編纂工作的第一步。當前主要任務是進行第二步,即抓緊編纂民法典分編。2018年8月16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聽取了全國人大常委會黨組關于《民法典各分編(草案)》幾個主要問題的匯報,原則同意請示,并就做好民法典各分編編纂工作作了重要指示。2018年8月27日,《民法典各分編(草案)》首次提交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審議。本次提交的民法典各分編包括物權編、合同編、人格權編、婚姻家庭編、繼承編和侵權責任編。其中,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主要是在總結《侵權責任法》經驗的基礎上編纂而成的。與《侵權責任法》相比,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草案的體系結構與絕大部分內容都沒有變化,而只是根據社會發展出現的新情況和新問題,對一些侵權責任規則和制度作了必要的補充和完善,如公平責任規則、精神損害賠償制度、網絡侵權責任制度、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規則以及生態環境損害責任等。(14)2018年12月23日至29日舉行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又對民法典的侵權責任編進行了第二次審議。

作者簡介

姓名:程嘯 工作單位:清華大學法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碧水源股票